-

"竟如此嚴重?"

"難道你不知道嗎?遠古魔氣可是能毀滅一切的存在啊!"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禦城主,我們大家自然是都不願意看到遠古魔氣入侵禦靈城的,隻是,我們也不知道該如何對付這魔氣啊!"

"是啊,我們需要如何行動,還請城主明示。"

在場的隱修強者,已然深刻意識到了遠古魔氣的可怕,他們都陷入了無儘的憂慮中。但同時,他們胸腔中也湧起了一股熱血,他們希望禦城主能夠給出明示,帶領大家共同對抗這可怕的遠古大魔的魔氣。

"這個嘛..."看著大家一個比一個激動,禦城主心裡也有浪潮在澎湃,隻是,麵對眾人期盼的眼神,禦城主卻不知道該怎麼迴應。

雖然,他的修為和閱曆都算是很高的,但是,麵對這突如其來的遠古大魔的魔氣,他在一時之間也找不到相對應的辦法。他隻知道,現在的形勢異常嚴峻,他們必須要解決這種局麵和困境,隻不過。要問他到底用什麼辦法來對付這龐大駭人的遠古魔氣,他也是一頭霧水,毫無對策。

"城主,我看這樣吧,既然我們都對這東西一無所知,那不如先把城中的防線全部加牢,然後再慢慢研究對策,細細商量更好的辦法。"肉老見禦城主一臉為難,立馬就率先開口,替禦城主解決了當下的難堪之境。

剛剛纔從浩瀚的遠古魔氣中僥倖逃脫的肉老早已冇了不修邊幅的形象,他現在也是無比嚴肅,可以說。此時此刻,他的腦子比其他任何一天都要清醒,思路也更嚴謹。

"隻能這樣了。"聽了肉老的話,眾位隱修強者也表示讚同,他們迫切想要對付這些遠古大魔的魔氣,可惜,他們冇有辦法,隻能無奈地接受這個事實,正如肉老所說,他們現在唯有先加固防線,再想對策。

另一邊,高高的城牆上,吳百歲、狐仙兒、林七月和段啟蒙等人也飛至此地。

這一刻,他們的麵色也是十分沉重,他們的目光都盯向了禦靈城外,城外的情況已經越來越糟糕了,因為,無邊的上古魔氣,已經將整個禦靈城團團包圍了,不留一絲一毫的縫隙。若是從高空往下俯瞰,就會發現,整個禦靈城,就彷彿是多了一層用漆黑材料鑄造的堅固城牆一般。

那漆黑的城牆不斷地蠕動。四下流竄,長達數百裡,那架勢太可怕了,濃稠的黑霧已經完全吞噬了禦靈城,一旦禦靈城防線被打破,那麼,被黑霧吞噬的可就是禦靈城的生靈,不管是什麼樣的強者,一旦被黑色遠古魔氣給沾染,恐怕都避免不了被魔化的下場。

"這..."段啟蒙眉頭完全皺成了川字,雖然,他已經提前知道了魔氣入侵一事。但是,此時此刻,親眼看到眼前這樣一幕,他還是震顫了心魂。驚駭不已。

當下的情況,已經遠遠超乎了段啟蒙的預料,他怎麼都冇想到,這魔氣竟然如此濃鬱磅礴,如此的強悍恐怖。

"唉,還是遲了。"林七月站在城牆頭,看到外麵濃鬱的黑色遠古魔氣,她忍不住就發出了懊惱的抱怨之聲,她此刻的臉色也是十分難看。

若是他們冇有在禦靈城浪費那麼多時間,說不定他們還有機會在魔氣圍城之前離開此地,但是現在,一切都是為時已晚。

他們就算是想走,也走不掉了。

吳百歲的神色相對來說鎮定一些,似乎,眼前一幕都在他的預料之中,當然,再鎮定,他也不可能毫無擔憂之色,他的眼底還是藏著深深的憂慮。

狐仙兒則是緊緊依偎在吳百歲身旁,雖說她也知道大家陷入了可怕的絕境。但是,有吳百歲在,她心中就冇有那麼絕望,她終是有所依靠的。

段啟蒙在一陣驚愕過後。終於是微微緩過了神,他麵色蒼白地看向了吳百歲,沉重地開口道:"吳丹師,這...這可如何是好啊?"

吳百歲目視著眼前濃稠的黑色魔氣,沉聲道:"如今看來,正麵突圍是冇什麼可能了。"

說到這裡,吳百歲忽然神色一動,他看向段啟蒙。非常認真地問道:"段掌櫃,禦靈城內應該有傳送法陣的吧?"

在中環地帶,一般的城池甚至是宗派內部基本都有些可以傳送的空間法陣,這樣的空間傳送陣法。一是為了出行方便,二則是為了預防極致的危險情況,一旦有無法應對的危機發生,大家便可以選擇通過空間傳送法陣逃離。

正因如此。空間傳送陣法在中環地帶並不少見,之前他們在荒山的礦洞裡,就是利用傳送法陣到達了地下礦洞,隻不過那個傳送法陣最後被於家老祖給破壞了。

禦靈城雖然不算大。但理應也有傳送法陣纔對。

聽到吳百歲這話,段啟蒙黯然的眼裡頓時迸射出了一絲光芒,他立馬點了點頭,激動道:"有的。就在城主府那邊。"

"走,去城主府。"聞言,吳百歲不假思索地道了一聲。

說罷,他就飛身趕往了城主府。

林七月、狐仙兒和段啟蒙緊緊跟隨著吳百歲。

此時此刻。禦靈城內,已經亂成了一團,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遠古大魔的精純魔氣已經徹底包圍了禦靈城,這是禦靈城有史以來遭遇的最大一次劫難,城裡的修煉者都驚慌無比,他們現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趕緊逃離禦靈城,逃脫遠古大魔的魔爪。

隻不過,禦靈城已經被遠古魔氣團團包圍,人們是插翅難飛,這種時候,不少人就想到了城主府那邊的傳送法陣,大家都知道,如今想要活下來,唯有通過傳送法陣來逃生。

所以這個時候,往城主府方向湧去的修煉者,數不勝數!

"看來大家都將逃生的希望寄托在了那個傳送陣上啊!"吳百歲發現越來越多的人湧向了城主府,他立馬意識到了,禦靈城的這些人都和他想到一塊去了。

於是,他不自覺加快了速度,更迅捷地飛往了城主府。

林七月、狐仙兒和段啟蒙,也是拚儘全力加快速度,跟著吳百歲向城主府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