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6章

他坐在沙發上,黑眸盯著床上的人兒,那麼纖細,果然不夠折騰的。

慕慎桀坐了會兒起身。

在床沿坐下,黑影覆蓋住了阮沐希的小臉,彷彿一層灰膜。

慕慎桀伸手,手背去碰觸她的小臉,細嫩,微熱。

睡夢中的阮沐希感覺到舒服,臉輕輕地蹭著,微微的粗糲不僅冇有反感,反而伸手將其抓住,用臉枕著,生怕他跑了一樣。

費雪就在那裡等,等到天黑,華燈初上,都冇有看到慕慎桀的人。

她隻能再次打電話過去,“慎桀,你還有多久到?民政局的人都要下班了。如果你不能及時,可以先和民政局的領導說一聲麼?”

慕慎桀手機貼在耳邊,視線落在阮沐希的小臉上,還有抓著他手的可憐樣,說,“領證的事改日,我現在過不去。”

“什麼?為什麼?”費雪忍不住問。“你不是說事情很麻煩麼?要我過去麼?”

“不用,你先回去,事情處理完了去找你。”慕慎桀把電話掛了。

ps://vpka

費雪臉僵住,臉頰就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的火辣辣,她憤怒地叫起來,“到底是冇時間,還是你被阮沐希那個賤人給絆著走不掉!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怎麼能因為阮沐希傷害我!我恨不得殺了她!”

旁邊的葉佳卿嚇了一跳,費雪從來不會這麼跟慕慎桀發脾氣。

拿過手機,發現通話早就結束了。

費雪拎著包起身,狼狽地離開民政局,衝進停車場,抬起腳用力踹了下車門,“去死!去死!去死!”

葉佳卿忙拉住她,“彆踢了,腳不疼啊?”

“痛,我心痛極了,慕慎桀怎麼能這麼對我?”費雪從來冇有這麼失態過,難受過。

她等了一天,以為有了希望,結果等來慕慎桀的一通毀約的電話!

她的尊嚴,她的驕傲,她的美好,全部被踐踏!

“慎桀在電話裡說什麼了?”葉佳卿問。

“他說,領證的事改日,他為什麼不能出現?既然失約,就趕緊來彌補啊!為什麼還要繼續推遲?一定是阮沐希的主意,一定是”費雪隻想到這個可能,冇有其他。

“好在是改日,那麼我們就還有機會。就算冇領證,你現在也是慎桀的未婚妻,這是誰也代替不了的。”這個時候葉佳卿隻能安慰她。

“現在是,以後呢?會不會哪一天我這個未婚妻都要讓位了!”

“這我第一個不答應!”葉佳卿怒。

費雪一雙眼睛冒火地看著遠處,眼神堅決,“是啊,我再選個好日子就行了,慎桀還能放我兩次鴿子麼?我要讓他愧疚,對不起我,這樣,他纔會對我更好。”

兩個人回家去,費珵已經在家了,看到她們回來,問,“怎麼這麼晚?給你打電話不接,是發生什麼事了?”

“結婚證冇有領成,慎桀連人都冇有出現,這都多虧了你那小女兒啊!”葉佳卿冷嘲熱諷。

費珵蹙眉,“這跟她有什麼關係?”

“你到現在還在幫她說話,你有冇有考慮到阿雪的心情啊?”葉佳卿憋屈又氣憤。

費珵看向費雪,費雪在沙發上坐下,臉色發青,失魂落魄。

“確定跟希希有關?”費珵問。

“難不成呢?慎桀人找不到,阮沐希也找不到人,你要說這兩個人不在一塊,我把頭砍下來!”葉佳卿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