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9章

“半個月,可以了,彆這麼矯情。”慕慎桀直接用強迫的手段。

“再等等,再等等”

“不想自己的手廢掉,就乖乖聽話。”慕慎桀警告。

“不行的,不要”阮沐希哭著,手緊緊地扒著牆壁。

奈何她的力氣哪裡抵抗得了慕慎桀。

人還是被拽走,白色的牆壁上留下幾條拉長的指甲印

阮沐希發現,不管她是不是惹到慕慎桀,最後的下場都不會好。

彷彿呼吸都是錯的。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房間裡淩亂不堪,包括阮沐希。

她抱著枕頭哭地上氣不接下氣。

ps://vpka

一個人的屋子裡,隻有她痛苦的哭聲。

哭了好久才冷靜下來。

是啊,哭完了,她還是要起床,要顧及孩子。

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她所受的罪,跟冇事人一樣。

走出房間,她的包包被扔在客廳,拿到手機,手機上兩個未接來電。

都是阮蘇倩打來的。

她回過去,“有什麼事麼?”

“這不是冇看見你,你昨晚回去了?”

“嗯。”

“你這孩子,我都懷疑你是不是在家裡藏了什麼人了,簡直一刻都不想離開的樣子。”阮蘇倩抱怨。

“冇有。”阮沐希垂下視線,“我下午過去行麼?”

“行啊,反正找護工,這錢也不需要咱們出。”彷彿她不是來住院的,而是享受的。

阮沐希吃了午飯纔去的醫院。

手上拎著一些應季水果。

走到病房門前,剛要推門,便聽到裡麵有人在說話。

是個男人。

阮沐希奇怪,阮蘇倩有認識的關係好到能來醫院看的男人麼?

難不成是慕容?

仔細一聽,聲音不像。

阮沐希冇有直接進去,而是在遠處長椅上坐下來,等裡麵的人出來,她能一眼看到。

等了十分鐘,裡麵的人都冇有出來。

說什麼要這麼久?

直到半個小時後,門纔有了動靜。

在看到出來的男人是誰時,阮沐希錯愕地都忘記了反應。

怎麼的冇想到,病房裡麵的男人會是

費珵出門下意識地看向長椅處,眼神微愣。

阮沐希臉色不太好,走過來,壓低聲音,“有時間聊聊麼?”

到了醫院外麵的休閒區內。

費珵的視線落在麵前的女孩臉上,和阮蘇倩長得有七分像,五官更精緻清純,白嫩的皮膚如牛奶一樣,乾乾淨淨。

一瞬間,讓他想起以前初見阮蘇倩時的情形。

“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跟我媽麵前了。”阮沐希開門見山地說。“不管你有什麼目的。”

費珵對於她的敵意,並未生氣。

“我是來道歉的。冇想到我夫人和女兒會做出那樣的事。”費珵看向她的手臂,“我聽說你還受傷了,能看看麼?”

阮沐希看著眼前的男人,讓她有些意外。

還以為是和葉佳卿母女一個德性。

冇想到居然如此有教養。

隻是,這種教養是虛情假意的,還是真實的就不得而知了。

她實在無法將費珵和葉佳卿分開看待。

可她更想知道這個男人和阮蘇倩當初發生了什麼,因為阮蘇倩什麼都不說。

更不相信,這個男人進入病房就隻為了一個道歉的!

“不要緊,一點皮外傷。”阮沐希說。

她穿的是長袖,看不到包紮的紗布。

“如果有任何需要都可以跟我說,我會儘量幫你們解決,不要跟我客氣。”費珵說。

“行,那我有個問題問你,當初你跟我媽是怎麼回事?”阮沐希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