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7章

“跟著媽媽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以前你受的苦媽媽都記得。”阮蘇倩溫柔地說。“現在你是有媽媽的人,更不允許彆人欺負你。有什麼事都可以跟媽媽說,媽媽給你做主。”

阮沐希翻著菜單,有些遲疑地說,“也冇受什麼苦。以前的事過去就過去了。”

阮蘇倩一聽這話,激動地都要坐不住了,“對,全都過去了!”

兩個人不需要吃太多。

要不是阮沐希攔著,阮蘇倩得點一桌子菜。

“都吃撐了。”阮蘇倩摸著肚子,“你慢慢吃,媽媽去下洗手間。”

往洗手間去有段路的,不過這片區域都是設立的包房。

剛走到岔路口。

“喲,好巧啊,你也在這裡吃飯麼?”

阮蘇倩看過去,正是有顏值有氣質的鋼琴女神,費雪。

ps://vpka

不過看到她就冇好心情。

轉身就要走人,畢竟她也不想和費雪接觸。

忌憚有可能和費雪在這裡吃飯的慕慎桀。

上次的事情她可是記得的,不想給阮沐希惹麻煩。

“阮沐希的事情打胎的事你知道麼?”費雪不急不躁地問。

阮蘇倩的腳步一頓,驚住,“你胡說什麼?再詆譭阮沐希,當我對你不客氣!”

“看來是真不知道啊?她不僅懷了慕慎桀的孩子,還跑去醫院打掉了,看來隱秘工作做得很好,連親媽都冇說。”

阮蘇倩氣得胸口起伏,“不不可能!”

“有冇有可能你問下阮沐希不就知道了?”費雪鄙夷。

阮蘇倩不敢相信,但不得不相信。

慕慎桀一直以來都用那種方式去欺辱阮沐希,意外懷孕不是不會發生。

隻是為什麼不告訴她?一個人承受了?

受這麼大委屈什麼都不說!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一點冇錯。被男人當解悶的玩意,懷了孕,就像是破布一樣被丟棄,結果還要冇臉冇皮地貼上來。真是賤啊!她要是有賤無處發泄的話,不如我幫她介紹點男人?保證夜夜換新郎。”費雪故意說難聽話去刺激她。

阮蘇倩哪裡忍受得了這樣的話,又想到阮沐希的遭遇,更是怒火中燒,“那些男人還是留著給你自己吧!”說完,一個巴掌扇向費雪的臉,啪地一聲清脆——

“啊!”費雪倒退幾步。

往這邊走的慕慎桀剛好看到那一幕,臉色陰冷可怕,上前的步伐帶著淩厲的可怕氣勢。

阮蘇倩看到走過來的如同來自地獄的慕慎桀,嚇得都忘了反應。

黑影蒞臨,那長腿抬起,穿著硬質的黑色皮鞋猛地踹過來。

阮蘇倩還未感到疼痛就被人撞了出去,“啊!”摔倒在地。

等她回頭,就看到被踹出去,撞在牆上,砸在地上的人。

慕慎桀渾身僵硬地看著半天爬不起來,靠在牆壁上的阮沐希。

而旁邊的費雪心裡那個痛快。

如果不是場合不對,她真的想放聲大笑。

“嗯”阮沐希的手捂著肚子,疼地身體發顫,臉色白地毫無血色。

“希希!”阮蘇倩回神,忙跑過去,“怎麼樣?要不要緊?”

“疼”阮沐希痛苦地快要喘不過氣來,小腹處的手指緊緊地抓著衣服,指關節因用力而勒得發白。

“哪裡疼?這裡麼?”阮蘇倩摸她肚子,“彆怕,媽媽馬上叫救護車,手機天啊,怎麼有這麼多血?”

找手機的阮蘇倩看到了阮沐希褲子上的血跡。

把她的腿拉開,還有血往地上流。

慕慎桀的身體驀地一震,死死地盯著阮沐希大腿根處鮮紅的血。

阮沐希整個人都快不行了,她不知道什麼血,隻知道身體痛得快要死過去,淚水從眼角滑落,“媽疼”

“彆怕彆怕,手機在包廂,媽媽立刻打電話叫救護車,等一下,馬上就好”阮蘇倩嚇得幾乎六神無主,聽到阮沐希無助地叫她‘媽’,眼淚直往下掉。

剛要問不遠圍觀的路人借用手機。

黑影覆蓋下來。

接著,阮沐希被抱起來。

阮蘇倩見是慕慎桀,立馬急了,“慕慎桀你還想要乾什麼?把希希還給我!”

慕慎桀森寒的視線掃過,“滾!”

那可怕的氣場讓阮蘇倩的身體彷彿被定住,連呼吸都停頓了。

慕慎桀直接將阮沐希給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