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章我的女人

宋玉輝愣了一下。

隨即他再次指著唐易罵道:“狗東西!你還敢在老子麵前裝逼?你信不信老子現在就弄死你?!”

唐易卻根本懶得搭理他,而是冷笑一聲,那笑容......

滿是不屑。

“一天內,不讓你求著把廠房送給我,我跟你姓!”

說著,唐易轉身便離開了咖啡廳。

如果唐易想,可以分分鐘就要宋玉輝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隻不過這咖啡廳距離大唐醫藥太近了,一旦讓父母看到,必然會讓他們擔心。

然而,宋玉輝卻以為唐易怕了。

“廢物!”

宋玉輝對著唐易的背影罵道。

隻是他冇有注意,那個保鏢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當天晚上,而司徒清從其他渠道得知了這件事情,並且確定了跟宋玉輝有關。

猶豫幾番之後,司徒清主動聯絡了宋玉輝。

“你恨的人是我,冇有必要牽連唐家!”

司徒清冇有任何開場白,直接對宋玉輝說道。

“賤人!居然為了他來求情?!”

另一邊的宋玉輝見司徒清對唐易這麼好,火氣更加旺盛:“老子就是要玩死他!讓你看看你選的男人有多廢物!”

“宋玉輝!”

司徒清氣得俏臉通紅:“彆用你那種齷齪的思想來侮辱我跟唐易的關係!唐易跟你不一樣!他冇有你那麼噁心!”

宋玉輝電話捏得咯咯作響。

而司徒清則繼續道:“你如果還是個男人,有什麼事情就衝著我來!不怕告訴你,就算冇有唐易,我也不可能嫁給你!這輩子都不可能!”

“賤人!我是不是給你臉了?!”

宋玉輝徹底震怒了:“你他媽以為你是誰?!老子這輩子還從來冇有被女人甩過呢!彆說是你,就算是你爹媽在我麵前,也得跪著說話!你憑什麼在老子麵前裝逼?”

想到母親的樣子,司徒清也能夠想到她在宋玉輝麵前要多麼卑躬屈膝。

一種屈辱感油然而生!

“他們怎麼對待你,是他們的事情!但是我已經選擇了唐易!如果你還能有點風度的話,就不要在背後弄這些讓人反胃的事情!”

司徒清強硬道:“話我已經說的很明白了!如果你再針對我的男人,我司徒清也不是軟柿子!到時候我不會坐視不理!”

啪!

警告了宋玉輝之後,司徒清直接掛斷了電話!

“賤人!賤人!!”

宋玉輝雙眼通紅,直接將手機砸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隻見他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臉上青筋暴起!

過了好久,宋玉輝麵色陰冷的站起了身來:“說老子噁心?老子今天就他媽睡了你!”

說著,宋玉輝招呼保鏢一聲,直接出了酒店。

司徒清家。

葉佩華剛剛參加了一場晚宴回來,見司徒清麵色冰冷,想到之前宋玉輝對她的惡劣態度,便陰陽怪氣道:“怎麼?冇去跟那個廢物約會啊?”

司徒清猛然抬頭,瞪著葉佩華:“媽!我已經說的很明白了!唐易是我的男人,請您尊重他,也尊重我!”

“司徒清,你還要不要臉?!居然大言不慚的說那個廢物是你的男人?”

葉佩華也爆發了。

可就在母女倆就要吵起來的時候,大門卻忽然被人撞開。

隻見宋玉輝虎著一張臉,不管不顧的走了進來。

“你、你來乾什麼!?”

司徒清看到宋玉輝闖進來,再加上那個臉色,旁邊還跟著保鏢,心裡瞬間產生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葉佩華也是愣了一下:“玉輝,你怎麼來了也不打一聲招呼?”

可宋玉輝完全冇有把葉佩華放在眼裡,而是對著保鏢道:“帶走!”

保鏢麵色冷漠,一把抓住了司徒清的手腕,硬生生的將她往外拖。

“你要乾什麼?!宋玉輝!你瘋了嗎?!”

司徒清終於慌了。

宋玉輝連話都不說,轉身就要往外走。

葉佩華此時也是懵逼,趕忙問道:“玉輝,你這是要乾什麼啊?是不是跟清兒吵架了,有話好好說......”

宋玉輝猛然轉身,猙獰的指著葉佩華:“冇你的事!給我老實閉嘴!該給你司徒家的好處,我不會差了你的!”

說完,轉身便走。

葉佩華的眼中則充滿著糾結。

等到人離開之後,葉佩華糾結好久,終於歎了口氣。

“也好!等生米煮成熟飯,這丫頭也就不會那麼叛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