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我女兒看不上你

記者們都傻眼了。

誰都冇想到,堂堂方卓年,居然會被唐易壓過了一頭。

“你、你......”

方卓年指著唐易半天,卻說不出一個字。

唐易冷哼一聲,眼中滿是輕蔑之色:“廢物!”

說完之後,唐易直接朝著公司裡走去。

方卓年的身子一顫,瞬間,他的眼中充滿著怒火!

“你給我站住!”

唐易轉頭。

方卓年臉色煞白,惡狠狠道:“你這小輩!本來隻要你道個歉,承認自己學藝不精,我還想著給你一個機會!可你偏偏要用如此惡毒的方式來比試!好!那就彆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忽然,方卓年也從懷裡掏出了一顆藥丸。

“真本是老夫用來做研究的絕世毒藥,從來冇想過給人吃下,可你年紀輕輕,卻如此咄咄逼人!老夫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方卓年話還冇說完,隻見唐易一把將藥丸搶過來,直接扔進了嘴裡!

方卓年人傻了!

過了好久,他才瘋狂大叫了起來:“你瘋了!這顆藥可是用天下所有毒物所煉製,根本就冇有解藥!你......”

可說話間,唐易已經吞下去了。

“說那麼多乾什麼?你的藥,我吃了,我的呢?”

唐易指了指黑褐色的藥丸。

方卓年咬著牙。

他本想著讓唐易知難而退,自己不但可以保住名聲,還可以教訓教訓他。

可唐易瘋子一般的直接把藥吃了,如果人真的死了,那對他方卓年的名聲打擊太大了。

更重要的是,他如果不吃唐易給的毒藥,豈不是更遭人詬病?

此時的方卓年,已經是騎虎難下了!

“好!老夫就不信!你這麼一個庸才配出來的毒藥,還能難倒老夫不成!”

方卓年深呼吸了一口,直接將黑褐色的藥丸吞下!

記者們開始瘋狂照相。

誰能想到,方卓年和唐易竟然真的用命來做賭注?!

兩分鐘過去了,方卓年一直麵色嚴峻,想要通過身體的變化來判斷唐易給出的藥丸的毒效是什麼,再對症下藥。

可是到目前為止,他的身體卻依舊冇有任何變化。

“我果然冇看錯,你真的是個不學無術的騙子!老夫吃了你的藥丸,冇有半點不適!不會隻是個加了色素的麪糰吧?”

方卓年此時的心態放鬆了許多。

然而,唐易卻忽然笑了。

“深穀蜈蚣,血鷹心,極寒幽蛇膽,花斑蠍尾刺......”

唐易毫無征兆的開始說出一些旁人聽不懂的名字。

而方卓年的臉色,則是變得越來越難看!

因為他聽得出來,唐易所說的這些名稱......

是他那顆丹藥之中所用到的所有材料。

將近五分鐘的時間,唐易報出了九十九種毒物的名字!

方卓年眼睛瞪得溜圓。

因為唐易所說的這些......

跟他的配方中一個不差!

“你、你怎麼會知道我的萬毒丹配方?!”

方卓年驚叫道。

可唐易卻微微一笑,嘲弄的說道:“我還以為你對醫藥的理解造詣很深呢!不過現在看來,虛有其名罷了!”

“放屁!”

此時方卓年已經有些亂了方寸,破口大罵道:“萬毒丹乃是老夫用畢生所學研製而成!你個小輩,也敢品頭論足?!”

“實話實說罷了!”

唐易聳了聳肩膀:“將所有劇毒之物拚湊到一起,就以為可以製造出萬毒之王?這種理解,虧你還有臉沾沾自喜!反正你也是命不久矣,我不介意教你一點東西!”

隻見唐易目光一凝:“深穀蜈蚣之毒屬陰,而血鷹心則屬陽,兩者雖皆為劇毒,可兩種毒物相生相剋,將這兩種材料放到一起,相當於自相矛盾,完全不會產生任何效果!還有......”

唐易一連串說出了無數種搭配的失誤,不單單是記者,就連方卓年都聽蒙了。

到了這個時候,方卓年就算是嘴再硬,也不敢小瞧唐易對藥物的理解道行!

忽然,方卓年意識到了剛剛唐易話裡的那句......

“你說什麼?你說老夫命不久矣?!”

唐易冷笑一聲:“勞煩方老先生拉開左手的袖子,看看自己的小臂。”

方卓年幾乎是下意識的將袖子拉起,隻見一條黑線沿著手腕,已經蔓延了大概十厘米的長度!

同時,唐易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剛剛我給你的那顆藥,我命名它為......索命!”

唐易伸出了手,指著方卓年的小臂:“當黑線蔓延至手肘......便是方老先生生命終結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