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字字誅心

一句話,讓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

這可是方卓年!

在江城的醫藥界,絕對可以稱得上是德高望重!

說句不客氣的話,方卓年隻要一句話,可能真的會讓大唐醫藥的生產許可直接被吊銷!

方卓年更是氣的豎起眉毛:“宵小之輩,說話竟是些市井粗鄙之言!”

唐易冷笑道:“冇辦法,實在是學不來方老先生這種裝逼犯的這種氣質!”

“你說什麼?!”

方卓年指向唐易!

唐易歪著腦袋:“耳聾了嗎?巧了,我大唐醫藥過一陣會出一種專門治療耳聾的藥,到時候記得買來服用!”

方卓年瞪著唐易:“老夫一輩子鑽研醫藥,還需要服用你這黑心藥廠的藥?”

“醫藥之道,看的是天賦,而不是年歲!”

唐易悠然道:“有的人,隻學了幾年,可能就已經超凡入聖,達到逆天級彆!而有些人,鑽研了一輩子,可能最後學到的隻剩下了裝逼和賣資曆!”

“你敢辱老夫?!”

方卓年怒道!

唐易麵色一凜:“人待我何,我待人何!”

方卓年大怒:“哼!嘴皮子倒是利索!不過醫藥之道,靠的不是巧舌如簧,而是真本事!”

“方老先生的醫藥造詣如何,我是不知道,隻是領教到了逼裝的不錯!”

唐易絲毫不給對方任何麵子。

方卓年氣的臉色通紅:“你是質疑老夫的實力?”

“倚老賣老的人我見多了,真正有本事的,冇幾個。”

唐易不屑道。

“放肆!”

方卓年跳了起來:“後生!老夫今天還真就要砸了你的招牌!”

唐易冷笑一聲:“好啊!方老先生如果今天能證明,你的醫藥造詣在我之上,這招牌......我送給你回家慢慢砸!”

周圍的記者眼睛裡都快冒出了光!

一個有案底的黑心醫藥公司,居然要挑戰方卓年在醫藥界的地位?!

這個新聞,足以吸引江城大部分人的眼球!

方卓年揹著手,傲然說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後生,老夫這輩子見過得也不少,但是敢挑戰老夫的,你卻是第一個!”

“廢話那麼多乾什麼?”

唐易不耐煩的一擺手:“我輸了,大唐醫藥的招牌歸你!但是你若是輸了,又當如何?”

“哈哈哈哈!”

方卓年像是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一般放肆大笑:“你真的以為,你贏得了老夫?”

唐易不再多言,直接問道:“說吧!你想怎麼比試?”

“好!既然你自取其辱,老夫就給你這個機會!”

方卓年傲然道:“老夫與你這小輩每人拿出一顆藥,餵給兩個患有同樣病症的人,誰先康複,誰就算贏!”

唐易聽了,卻冷笑了一聲:“那豈不是最少要比個十天半月?”

方卓年眉頭一皺:“醫藥之道,本就不該操之過急,後生!就憑你這一句話,老夫就敢斷言你是個外行!”

可唐易卻沉聲道:“性命之憂,分秒必爭!又哪來的不該操之過急之說?”

“一個後生,也配質疑老夫對於醫藥之道的理解?”

方卓年眼睛一瞪。

唐易不屑道:“多活幾歲,不代表造詣就高!頂多是有點倚老賣老的資本罷了!”

“你!”

方卓年指著唐易,氣的老臉顫抖:“那你說想要如何比試?”

唐易嘴角上揚:“很簡單!既然比試,肯定是當行要定勝負的!”

說著,唐易從懷裡拿出了一顆黑褐色的藥丸:“我們吃下對方的毒藥!誰能活下來,就算誰贏!”

記者們聽了這話,都是臉色煞白。

方卓年更是整個人愣在當場。

“不敢?”

唐易輕蔑一笑:“你剛剛說的那麼深明大義,我還以為你都已經做好了為醫藥之道而犧牲的準備了呢!”

方卓年忽然暴躁道:“小輩!放肆!”

“少他媽在老子麵前裝前輩!你不是要比試嗎?來啊!要比,就用命比!誰學藝不精,誰就該死!”

唐易的氣勢瞬間提升,壓得方卓年不自覺的後退一步。

而唐易則漸漸眯起了眼睛。

“不敢,就趕緊滾!少在老子公司麵前丟人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