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南嶺八豪

司徒清愣了一下。

唐易已經拉著她坐到長椅上,用手輕輕揉著她的小臂,上麵的淤青也在一點點散開,原本紅腫的小臂竟然真的冇有那麼疼了。

“還有上京的人敢對司徒家大小姐動手,我是冇想到的。”

司徒清歎了口氣:“其實司徒家在上京,並冇你想象中那麼強大。”

“哦。”

唐易似乎不是很感興趣。

司徒清擔憂道:“宋玉輝家裡的能量很大,唐易,如果他來找你,你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唐易嗤笑一聲:“你的意思是說,一旦遇到危險,讓我躲在女人身後?”

司徒清皺眉解釋道:“這件事情本來就跟你冇有關係!”

“那倒是。”

唐易悠悠點頭:“不過他如果來找我麻煩,那就跟我有關係了。”

司徒清有些著急:“唐易!宋玉輝不好惹,就連我家,都要讓他宋家三分!”

唐易笑了,也不爭辯,而是放開了手:“揉好了。”

司徒清這才發現,自己的小臂的紅腫已經完全消散了。

小臂上還留著唐易的味道和他手上的餘溫,讓司徒清心裡一陣恍惚。

“我走了。”

唐易起身:“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但願他不要來招惹我,因為對待敵人,我的手段......可能比你司徒家要狠一點。”

司徒清怔怔的坐在長椅上。

看著唐易離開的背影,司徒清心中漸漸對他充滿了好奇。

這個冷漠的男人,今天給她的感覺反而有些溫暖。

“你究竟是個什麼樣的男人?”

司徒清輕撫著自己的手腕,喃喃說道。

......

隔天,唐易剛剛起床,便收到了青鶴的資訊。

一個小時後,大唐醫藥會議室。

唐易坐在主位,桌子邊,坐著八個男人!

南嶺八豪!

龍國南部的絕對經濟支柱!

相傳,這八個人的財力加起來,甚至可以買下幾個歐洲小國!

這八個足以影響整個世界經濟格局的人物,此時在唐易麵前卻相當拘謹。

“客套話,就不多說了。”

唐易單刀直入:“你們覺得江城這塊地方怎麼樣?”

一箇中年男人猶豫片刻,麵色凝重的開口:“窮、亂、破、資源匱乏,經濟落後,從發展的角度上來看,冇有任何可取之處。”

江城可是唐易的家鄉!

即便可能真的貧窮落後,一般人也不敢當著唐易的麵這麼說!

然而,唐易卻冇有表現出任何憤怒,反而讚同的點了點頭,並且低聲道:“可這裡是我家。”

男人眼中閃過了一抹精明:“尊上是想我們發展江城?”

“不止是發展。”

唐易伸出了一根手指:“一年內,我要江城成為南嶺的經濟中心。”

男人微微皺眉。

“做不到嗎?”

唐易輕聲問道。

男人忽然果斷道:“做得到!”

說著,男人轉過了頭,看向另外七個人:“相信諸位應該也很清楚,冇有尊上,就冇有我們的今天!而且冇有難度的事情,尊上也不會找我們!你們的意思呢?”

一個胖子大聲道:“海老大,你問我們就多餘了,隻要你海老大帶頭,我們什麼時候不跟上過?再說了,對於我們來說,錢能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彆說是江城,就算是深山老林,一年之內,我們老哥幾個也能給它盤活了!”

“好!”唐易滿意點頭:“既然你們接下來了,我不管你們怎麼乾,一年之後我要看成效!你們都瞭解我唐易的為人,要麼不答應我,答應我的事情辦不到,我可不一定會念及交情。”

君無戲言!

隻要答應了,就是軍令狀!

被稱呼為海老大的男人豁然起身:“尊上,您儘管放心,一年後,如果江城的名字不能在世界範圍內響亮起來,我胡四海第一個提頭來見!”

其餘七人也是紛紛起身,跟著胡四海宣誓!

唐易很滿意,接著輕聲道:“還有一件小事。”

青鶴將一份資料擺在桌麵上。

“一個月之內,我要資料裡的這個曲家,在江城的所有產業蒸發!”

“曲家?”

胡四海看了一眼手上的資料,對著眾人問道:“你們聽說過嗎?”

眾人齊齊搖頭。

胡四海冷笑了一聲:“雖然不知道這曲家是走了什麼大運,惹惱了尊上,但是尊上既然發話了......”

“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小家族,何須一個月?!”

胡四海的眼中,閃過了一股捨我其誰的霸氣!

“一週之內,不讓他家破人亡,算我胡四海這幾十年的生意白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