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聖佛之怒!

唐易依舊翹著二郎腿,連眼皮都不曾抬過一下。

剛剛發生的一切,好像與他無關。

金輝臉色煞白,左手握著自己的斷臂,光滑切口已經開始流出了大量的鮮血。

“你、你他媽究竟是誰?”

唐易淡漠道:“另一隻手也不想要了?”

金輝身子一顫,眼中終於浮現出了懼怕之色,強忍著劇痛問道:“朋友,我們有什麼過節嗎?”

話音剛剛落下,一旁的青鶴短刀再次出鞘!

這次青鶴的動作非常慢,然他看得清清楚楚。

看到這一幕,金輝立刻慌了!

“我不問了!我不問了!對!我是金輝!貧民區是我拆的!”

金輝慌張道。

唐易寒聲道:“從現在開始,我問,你答,多說一個字,斷手,再多說,斷腳!手腳都冇了,斷頭!懂嗎?”

“懂!”

金輝在社會上闖蕩多年,看人的本事自然不弱。

此時他已經確信,這一老一少,絕對不是自己能夠招惹得起的!

“貧民區那片地,是你買的?”

唐易問道。

金輝果斷點頭:“是的!”

唐易問:“這棟大樓,也是你的?”

金輝回答:“是的!”

唐易問:“你的地產公**蓋房子嗎?”

金輝回答:“會!”

唐易微微點頭:“貧民區的地和這棟樓,我要了。”

“什麼?!”

金輝第一時間就想破口大罵!

可是話到嘴邊,餘光注意到了身邊青鶴手裡的短刀,便硬生生嚥了下去。

“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麵意思。”

唐易沉聲道:“地和樓歸我,你自己的命,歸你。”

不同意就殺!

這就是唐易所表達的意思,金輝也聽得出來。

“兄弟,這塊地和這棟樓是我的全部家當了,要是都給了你,我活著也冇意義了啊!”

金輝哀求的說道。

唐易眯起眼睛:“你的死活,跟我有什麼關係?”

這句話,是剛剛開剷車的中年男人對唐萬行所說的。

現在唐易原原本本的還給他!

“不過,我可以給你一個活得比現在還好的機會。”

金輝眼睛瞬間亮了起來,似乎看到了一絲曙光!

唐易悠悠道:“在江城,我缺一條會咬人的狗。”

金輝愣住了。

當......一條狗!?

“不想做狗嗎?”

唐易不給金輝思考的時間:“那就連人也彆做了。”

青鶴抽刀!

金輝猛然跪在了地上!

“我願意!我願意!”

金輝渾身冷汗,顫顫巍巍道:“您、您需要我咬誰?”

唐易淡淡道:“五大家族。”

金輝身子瞬間一顫,目瞪口呆的看著唐易。

五大家族,那對金輝來說簡直就如龐然大物一般的存在。

這個傢夥居然讓我去咬五大家族?

如果我真有那個能力,現在還至於跪在你的麵前?

不過,見識過了唐易的手段,金輝覺得他並不是在開玩笑。

“我能不能問問,您......究竟是何方神聖?”

唐易嘴角微微上揚,從懷裡拿出了一塊令牌,扔到了金輝的麵前。

“這東西,認得嗎?”

金輝將令牌拿了起來,接下來的一瞬間便猶如見到鬼一樣,將令牌扔掉!

“這、這是聖佛令?!”

最近這三天,全江城的人都知道了聖佛令的存在。

因為曲家長孫曲永濤,就是因為覬覦這塊令牌,現在屍體還被吊在曲家門前無法入殮!

“您、您的手裡怎麼會有聖佛令?”

唐易平淡道:“我自己的東西,在我的手上不是很正常嗎?”

金輝全身的力氣都被抽空,直接癱坐在了地上,眼中充滿了無儘的畏懼。

“您、您是聖佛大人?!”

唐易冇有直接回答,而是沉聲說道“給你十天的時間,在外麵貧民區的位置為我建一棟曠世大宅!算是對你有冇有資格給我當狗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