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江城天塌!

唐易動容。

這棟大樓,是一直支撐著唐萬行的精神支柱。

無論貧民區的環境多差,隻要這裡距離這棟大樓近一點,就能唐萬行感覺到自己還活著。

“爸!我一定會重新創立大唐醫藥,買一棟比這棟樓更高的大樓,讓大唐藥業比曾經更加輝煌!”

唐易堅定道。

唐萬行一臉欣慰的點了點頭:“走吧!”

一家四口終於走進了貧民區。

貧民區裡其實已經幾乎冇有人住了,畢竟環境太差,但凡有一點積蓄的人,都從這裡搬走了。

不誇張的說,整個貧民區裡,野狗的數量都比住戶要多。

泥濘的地麵,惡臭的味道,讓唐易不自覺的皺起了眉頭。

深入貧民區之後,一家人卻忽然停了下來。

隻見唐萬行瞪圓了雙眼,難以置信的看著前方,臉色也變得煞白。

李曉玲和唐雅也是如此!

“我、我們的家......為什麼?!”

一想儒雅冷靜的唐萬行,忽然像是崩潰了一般的吼了起來。

隻見前方,濃煙四起,四輛剷車發出陣陣的轟鳴聲,貧民區的鐵皮房子就好像紙糊的一樣,被剷車拆的四分五裂!

唐易的目光也是瞬間凝住了。

在鐵皮房子的殘骸裡,唐易看到了一張已經破損的相框。

相框裡,是唐家四口人的全家福!

這被拆散的鐵皮房,就是父母住了五年的家!

“住手!住手!!”

唐萬行也顧不得虛弱的身體,立即飛奔過去,擋在了剷車前麵。

其中一輛剷車停了下來,從上麵跳下來一個身材壯碩的中年男人:“老頭!你不要命了?!”

唐萬行氣的胸口起伏不定:“你們乾什麼?為什麼把我的家拆了?!”

“你家?”

中年男人輕蔑的看向了唐萬行和身後的一家人:“你們這些蟑螂也配有家?之前不是通知過你們嗎?這裡要拆了,已經讓你們提前滾蛋了!”

唐萬行卻激動道:“什麼叫通知我們了?我還冇有同意!也冇有跟你們簽合同!你們憑什麼說拆就拆?!”

中年男人冷笑:“你們這種叫飯花子明白什麼叫簽合同嗎?這塊地已經被我們金輝地產買下來了!我們說拆就拆!你不就是想要錢嗎?一萬塊,打發你們這種野狗足夠了吧?”

“我不要錢!我要我的房子!”

唐萬行厲聲吼道:“讓你們老闆來!我倒是要問問他,憑什麼不經過我的同意,就要拆我的房子!”

唐易看著唐萬行消瘦的背影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他知道,現在被拆的,不是一間鐵皮房。

那是父親心中的最後一根精神支柱!

中年男人指著唐萬行道:“就憑你這種臭蟑螂也配見我們老闆?!趕緊滾蛋!我警告你,你要是不走,我就從你身上壓過去!反正公司有保險,壓死幾個人也無所謂!”

唐萬行依舊猩紅著眼睛,瘦弱的身軀在剷車麵前顯得無比渺小!

中年男人見唐萬行不肯走,也是來了火氣,直接鑽上了剷車:“媽的!給臉不要臉,兄弟們,不用管這個糟老頭子!繼續乾活,壓死他算我的!”

四輛剷車再次啟動了起來。

撲通!

就在這個時候,唐萬行......

毫無征兆的跪在了地上。

一向堅強的唐萬行,老淚縱橫。

“幾位大兄弟,求求你們,彆拆我的房子!離開了這裡,我......就真的活不下去了啊!”

“爸!!”

唐雅和唐易立刻衝了了過去!

李曉玲也是跟上,三人將唐萬行用力的拉了起來。

公司破產的時候,唐萬行都不曾彎下過自己的脊梁!

可現在,驕傲的唐萬行,居然跪下了。

中年男人卻不為所動,臉上已經帶著怒意:“你活不活跟我有他媽什麼關係?!趕緊滾!老東西,你彆以為我不敢從你身上碾過去!”

“你他媽敢?!”

唐易忽然爆喝了一聲。

隻見他的雙眼充滿了一片血紅之色!

雙麵聖佛,此時......

化身修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