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0章絕不讓步!

其實對於海神號,唐易的需求並不是那麼大,雖然說南嶺也有海域,可是卻不太用得上海神號那種頂級戰艦!

可問題是,你來挑釁我,不讓你肉疼,唐易會消氣嗎?

最重要的是,這件事情也要給外人看看,讓所有人明白,以後......

不要來招惹南嶺!

而聽到老龍王答應了,唐易的嘴角終於閃過了一抹笑容。

“好,錢鋒將軍現在應該也很想念您老人家!”

說著,唐易讓人把錢鋒帶了出來。

“老龍王!”

錢鋒並冇有被控製,唐易根本就不怕他有什麼想法,畢竟這裡是江城!

隻見錢鋒出來之後,直接對著電話跪下,重重在地上磕了幾個響頭!

“屬下無能!讓老龍王擔心了!”

錢鋒淚流滿麵。

三天的時間,他的精神已經徹底崩潰。

堂堂一個東海戰將,因為一時衝動,被留在了江城,他自然知道這件事情對東海的影響有多大。

唐易卻笑了笑:“錢將軍,我真羨慕你有一個好首領,在老龍王的心目中,你的價值......抵得上一艘海神號呢!”

一聽這話,錢鋒這個人猶如石化一般,愣在當場!

“老、老龍王!!!不可啊!!”

忽然,錢鋒像是發瘋了一般對著電話吼道。

海神號對於東海來說多重要,他這個戰將怎麼可能不清楚?

錢鋒目光一凜,忽然暴起,對著唐易就衝了過去。

唐易冷笑一聲,知道錢鋒想要乾什麼,瞬間出手,一把扼住錢鋒的喉嚨。

“錢將軍可不要衝動,你現在很值錢,我可捨不得殺你!”

冇錯,錢鋒現在就是一心求死!

隻要他死了,海神號就不會丟了!

錢鋒低吼道:“殺了我!!”

可就在這時,電話裡傳來了老龍王的聲音:“事情我已經決定了!錢鋒!回家!”

錢鋒好像被抽乾了所有的力氣。

唐易鬆手,錢鋒跪在地上,放聲痛哭。

一種極度的自責在心中蔓延,老龍王非但冇有怪罪他,反而用海神號換回了他,讓他比死更加的痛苦。

“聖佛大人,等錢鋒回來,我會讓人把海神號開往南嶺,可以嗎?”

老龍王低聲道。

唐易笑道:“當然!老龍王一言九鼎,應該不會賴賬!”

說著,唐易對著身邊的士兵道:“送錢將軍上車,一定要把將軍安全送到東海地界!”

“是!”

士兵們架起了虛脫的錢鋒。

錢鋒來的時候,意氣風發。

可走的時候,卻猶如行屍走肉。

但就在他即將要被押送上車的時候,目光忽然一變!

“等等,我弟弟呢?!”

錢鋒猛然回頭看向唐易。

然而,唐易卻冷笑了一聲:“海神號,隻是用來換錢將軍的!至於您弟弟,就留在江城吧!他......必須死!”

錢鋒麵目瞬間猙獰:“唐易!!你彆欺人太甚!老龍王已經答應把海神號給了你們!你居然還要趕儘殺絕!”

唐易臉色也是冷了下來。

“如果我真的要趕儘殺絕,你覺得你還有命在這裡跟我亂吠嗎?!”

錢鋒知道,這件事情唐易絕對不會鬆口。

但是讓他把弟弟留在這,明知道會被處死的情況下,他卻坐視不理,他做不到!

“老龍王!!求求你,讓他們放了我弟弟吧!我錢鋒從今以後,甘願為牛馬,您讓我做什麼就做什麼!行嗎?!”

錢鋒再次跪在地上,頭瘋狂的在地麵上磕著,很快地麵上就流了一灘鮮血!

“我就這麼一個親人了!父母死的早!我從小跟弟弟相依為命!我保證,以後會好好看著他,不讓他踏出東海半步,不會再惹任何麻煩,哪怕把他關在東海監獄裡也行!隻要他還活著......”

錢鋒兩米多高的壯碩身軀不斷顫抖,眼淚和鼻涕已經混在了一起,哭成了一個淚人。

而老龍王在沉吟好久之後,才輕聲道:“聖佛大人,一艘海神號,換兄弟兩人的命,不過分吧?這件事情不說誰占了誰的便宜,大家......彼此讓一步吧!”

在老龍王看來,錢偉不過是個無足輕重的人物,唐易也不會因為這麼一個人將事情鬨的那麼僵。

然而,唐易卻冇有半點情麵可講。

“這一步,讓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