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2章我跪!!

四十分鐘之後,唐萬行也不知道車外麵是什麼地方,那個男人將他帶到了江城非常偏遠的一處郊區。

“下車!”

將車停好,男人粗暴的將唐萬行從車上扯了下來,連拖帶拽的將他帶進了一棟爛尾樓。

爛尾樓裡,用粗糙的電線連接的幾個黃色燈泡,場麵詭異而又昏暗。

“錢董,人帶到了!”

男人大聲道。

忽然,一群身影從角落裡了出來,為首的人,正是之前在拍賣會上被唐易耍得團團轉的錢偉。

錢偉麵如冰霜,嘴角卻微微上揚,眼神更是掛著幾分殘忍。

“唐董,又見麵了!”

錢偉揹著手朝著唐萬行走了過來。

唐萬行忽然注意到,錢偉身後跟著的那群人,每一個都是臉上掛著冷漠,走路的姿勢四平八穩,明顯是受到過專業訓練的。

這不是普通的小混混!

這讓唐萬行心底一陣發寒。

錢偉投入的手筆越大,就說明他和唐雅今天的處境就越危險!

“錢董,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好,我跟您道歉,但是這件事情跟我女兒冇有關係,我求求您......”

話說一半,錢偉立刻打斷了他。

“你不說我差點忘了,令千金還在我這裡呢!”

說著,錢偉打了一個指響。

幾個壯碩男人抓著唐雅的頭髮,將她硬生生從角落裡拖了出來。

此時的唐雅滿臉都是灰塵,衣服更是淩亂不堪,額頭還流下了一道傷口。

“嗚嗚嗚......”

唐雅的嘴被賭上了,隻能發出這種聲音,但是看到了自己的父親,她瞬間委屈的淚奔了。

唐萬行感覺心在滴血。

他立刻轉頭看向了錢偉!

“錢董,求求您放了我女兒吧!有什麼事情,您衝我來!”

唐萬行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

可錢偉卻挑起眉毛,冷哼一聲:“你在教我做事?”

唐萬行猛得搖頭:“不敢!不敢,我隻是......”

“跪下說話。”

錢偉冷聲道。

唐萬行整個人僵住!

唐雅更是激動了起來,不斷掙紮,猛地搖頭,嘴裡還發出嗚嗚的聲音。

錢偉見此情形,一臉嘲弄道:“唐董果然有氣骨!不想跪是吧?行,我不為難你!”

說著,錢偉轉頭,對著唐雅的胸口就抓了過去。

撕拉!

唐雅的外套直接被扯壞,露出了她白皙的皮膚!

“唔!!!”

唐雅嬌軀顫抖,掙紮的更厲害了。

“想不到,唐董的女兒還真有料啊!”

錢偉盯著唐雅的胸口陰笑:“我錢偉這輩子玩過的女人也不少,令千金這種級彆,倒是少見!等我玩夠了,把她扔到我東海那邊的場子去,一個晚上賺幾萬塊應該很容易!”

“住手!!!”

唐萬行雙眼猩紅,捏著拳頭,指甲已經嵌入了肉裡!

“我跪!!”

撲通!

唐萬行,低頭跪在了錢偉的麵前。

錢偉獰笑了起來,摸了摸自己的大光頭:“錢董,我可冇逼你啊!”

唐萬行雙手抓著褲子,莫大的屈辱,讓他的身子也劇烈顫抖了起來。

“錢董,可以放人了嗎?”

唐萬行咬著牙道。

然而,錢偉卻調侃道:“我什麼時候說過,你跪下,我就會放人的?”

唐萬行猛然抬頭:“錢偉!!”

啪!

錢偉揚起了手,一個耳光打在了唐萬行的臉上,將他的身子瞬間打得栽倒了下去。

“你吼什麼?!你他媽有什麼資格在老子麵前吆五喝六?!”

錢偉也徹底爆發了,將這一天的憋屈全都釋放了出來:“你他媽以為,你那廢物兒子抱上邢凱的大腿,就能在老子麵前裝人了是嗎?老子今天就他媽讓你看一看,邢凱在老子麵前......也不過是個屁!”

說著,錢偉直接拿出了手機,撥打了邢凱的電話。

那邊接通,邢凱的聲音傳來:“錢董,這麼晚了,有事嗎?”

錢偉冇有任何寒暄,而是開著公放,聲音低沉道:“邢胖子,你養的狗在老子手裡,現在老子要打你的狗,你有意見嗎?”

邢凱明顯愣了一下。

隨即,他聲音低沉道:“錢偉,你喝多了吧?”

錢偉罵了一句:“給你打個電話告訴你一聲,唐萬行這個老東西現在就在我麵前跪著呢!等老子收拾了他,下一個就是唐易那個狗東西!””

那邊的邢凱沉默了足足有五秒鐘的時間,忽然,他幾乎是咆哮一般的吼道:“你再說一遍!你他媽抓了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