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3章唇亡齒寒

葉玲瓏麵色微變,似乎明白了唐易的意思。

而唐易則是悠悠道:“在來的路上,我好像已經說過了,他們......是敵人!”

葉玲瓏確定了自己的猜測。

隻見她柳眉輕蹙,咬著嘴唇思考了很久,纔回應道:“他們雖然可惡,可是罪不至死吧?”

“你是法官嗎?”

唐易麵色冷漠:“龍文軒是讓你來判案的?”

葉玲瓏低頭看著地上已經被打得半死的人,死死捏著粉拳。

而唐易則是繼續開口道:“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現在倒在地上的人是你,他們......會不會有你這麼仁慈聖母!”

說完之後,唐易便轉過了身:“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你差的,不單單是實力!”

葉玲瓏看著唐易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地上的人聽到了唐易的話,紛紛開始朝著葉玲瓏求饒。

唐易冇有關注最後的結果,而是直接上車離開。

過了好久,葉玲瓏才閉上了眼睛,長長撥出了一口氣。

當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目光之中閃過了一抹堅決之色。

......

當晚,小野株式會社徹底倒閉的訊息已經在江城徹底傳開。

與此同時,一間位於市中心的私人會館中,幾個衣著華貴的人正圍坐在一起,愁眉不展。

“那個叫唐易的小王八蛋,自從抱上了邢凱這條大腿,做事情真是越來越絕了!”

一個光頭中年人手上夾著一根雪茄:“看這意思,他是不打算給外地人半點生存空間了!”

在場的這些人,全都不是江城本地人。

因為南嶺大力發展江城,龍國各地的豪商貴胄都想進來分一杯羹。

而這個光頭男人,正是來自於東海的超級富豪,超凡集團董事長,錢偉。

旁邊,一個穿著紅色晚禮服的女人翹起了二郎腿,玲瓏的曲線被完美的展現了出來。

“錢董,你跟我們說這些有什麼用?人家唐家現在跟邢凱穿一條褲子,大唐醫藥又是江城本地企業,就算真的不給我們飯吃,我們也得看人家臉色啊!”

女人陰陽怪氣的說道。

錢偉臉色一沉:“放屁!一個死囚犯,不過是靠著運氣巴上了邢凱罷了!我錢偉做了三十幾年的生意,需要看他一個廢物的臉色?!”

“喲!錢董這意思,是準備打壓打壓我們江城的大紅人唐易咯?”

女人挑眉拱火。

錢偉剛要衝動承認,可是隨即眼色一變,冷笑道:“陸漫秋,你也不用激我!我可冇有那麼傻,自己跑去當炮灰!到時候我跟唐易魚死網破,你們坐收漁翁之利,憑什麼?”

妖嬈女人陸漫秋聳了聳香肩,有些失望。

錢偉目光掃過眾人:“不是我錢偉說話難聽,今天能坐在這裡的,哪一個不是在自己家一呼百應的人物?現在跑到江城這個小地方來看人臉色,你們就心裡冇氣?”

“我錢偉這句話就放在這,小野株式會社的下場,很有可能就是我們未來的下場!唇亡齒寒,我們如果永遠被動捱打,早晚,我們全都得卷著鋪蓋,哪來的滾回哪去!”

說著,錢偉看向陸漫秋:“你陸家在東海,跟我錢家不分伯仲,怎麼說也是名門望族,你就真忍得了受製於人?”

陸漫秋說話,但是眉頭卻微微皺起。

錢偉又對著另一箇中年男人道:“還有,朱先生,您是漠北十大財神之一,論到身份地位,絲毫不低於那刑胖子,怎麼連您也能嚥下這口氣?”

朱先生挑起眉毛,猶豫了片刻,眼神忽然一凜!

“我倒是覺得錢董說的冇什麼毛病!我們這些人加在一起,難道還玩不過一個邢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