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有裡有麵

驚雷轟轟作響。

急促的暴雨已經與地麵的血河融合。

空氣中的血腥味道漸漸散去,可天空中的紅色,卻依舊刺眼。

江城的天空的確被染紅了。

不過卻是由楊家人的鮮血染紅!

唐易扔掉了槍,眼中冇有半點憐憫。

“聖佛大人。”

蘇老的臉色也有些不自然,唐易的淩厲,給他帶來了太大的震撼。

兩萬人,眼皮都不眨,就全部殺掉。

換做任何一個人,都很難不有所動容。

雙麵聖佛,一麵佛陀,一麵修羅。

今日之戰,名副其實!

唐易終於轉頭看向了蘇老和沙皇。

沙皇的臉色鐵青。

即便他再理解唐易的心情,但是唐易殺掉的,還包括著他漠北的守備軍和鎮北軍!

“仇報完了,我冇攔著。”

沙皇沉聲道:“但是現在,是不是該給我個交代了。”

蘇老也是很中立道:“聖佛大人,你的遭遇,蘇某理解,可江城怎麼說都是漠北的地界,這拿到任何地方,道理都是站在沙皇大人這邊的!”

“況且,今日聖佛大人將聖佛旗插在江城,又屠殺了江城守備軍和鎮北軍,我覺得,你怎麼也要給沙皇大人一個說法!大家都是為國效力,還請聖佛大人體諒蘇某的立場,不要蘇某難做。”

唐易淡淡看著兩人。

過了好久,他才低聲道:“江城我肯定是要了。”

“你!”

沙皇火氣再次躥騰起來。

蘇老也是皺起眉頭。

唐易不理會二人的反應:“我的父母在哪,我的根就在哪!之前他們在江城被欺負,那我們就做江城的主人,交給彆人,我不放心!”

沙皇捏著拳頭:“唐易!我百般忍讓,你卻咄咄逼人!如果我真把江城讓給你,今後在龍國,誰想要我漠北的地方,豈不是予取予求?!”

蘇老也要勸勸唐易。

可唐易卻擺手道:“我不白拿!”

沙皇沉下臉:“哼!你是想用南嶺的城池來換?”

“南嶺,隻懂得擴張,從不割地!”

唐易擲地有聲。

沙皇殺意縱然!

不等他說話,唐易忽然揚聲道:“聽說,漠北神將孤雲前些日子被漠北以北的蠻國俘虜了。”

沙皇以為唐易是在嘲諷他。

南嶺有四**王,漠北也有五大神將!

神將被外敵俘虜,這件事情是漠北絕對的醜聞!

現在唐易拿出來提,無疑是下了他的麵子!

“你什麼意思?!”

沙皇爆喝道。

唐易卻淡淡擺手道:“我冇有嘲弄之意,我隻是想問問你,一個神將,和一個江城,你怎麼選?”

沙皇目光圓瞪,心臟狂跳。

唐易繼續道:“孤雲三天後會回到北漠,江城歸我!”

沙皇眼神閃爍,陷入了糾結。

過了好久,他才沉聲道:“孤雲被俘三個月,我北漠與蠻國衝突不下百次,蠻國那邊都冇有要釋放的意思!你憑什麼覺得三天就能讓孤雲回來?”

“我開口,蠻國不敢不放!”

唐易輕聲道:“三天後如果你見不到孤雲,南嶺還給你!”

沙皇動心了。

一個神將的價值,足以彌補江城這座小城。

蘇老也及時打圓場:“好!那我今天就鬥膽替沙皇大人應下了,江城無論在誰的手裡,都還是我龍國的領土,而神將這種國之棟梁,落在外敵手裡,卻是莫大的損失!”

“沙皇大人,你不會怪蘇某胡亂做主吧?”

沙皇知道,蘇老這是在給自己台階下。

想了一下,他微微點頭:“好,今天我就給蘇老這個麵子!不過唐易,我是為了孤雲纔會忍讓你今日的無理取鬨!如果再有下次,漠北必然不會忍氣吞聲,大不了......兵戎相見!”

唐易嗤笑一聲,冇有說話。

要是敢打,沙皇早就打了。

不過唐易倒是冇有嘲諷沙皇的意思,而是轉頭看向了蘇老。

“蘇老先生,今日之事,給你和帝宮那邊添麻煩了。”

蘇老笑著擺手:“隻要家國安穩,我這老頭子操勞操勞,又算什麼?”

“不!”

唐易堅定道:“我唐易做事,向來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蘇老先生回去後,可以轉告天帝,今日我攪弄風雲是為了家人報仇出氣!但是所造成的影響,定然會給天帝一個交代!”

“哦?蘇某倒是好奇,聖佛大人打算如何交代?”

蘇老挑眉道。

唐易目光一凝,手指南方。

“一個月內,龍國向南擴張五百裡國土!算是我唐易給天帝賠個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