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說話算話!

幾十秒鐘後,槍聲瞬間停下。

暴雨如瀑布一般,可子彈......

比暴雨更加密集!

僅僅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近兩萬人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

還有一些倖存者也已經被徹底嚇破了膽。

地麵上,血流成河!

月光照在地麵上,將黑漆漆的天空染上了幾分血紅之色。

血色的天。

血色的月!

楊家這邊的人哪裡見過如此慘烈的場麵?!

一群壯年漢子跪在地上哭爹喊娘,雙腿發軟到連逃跑的勇氣都冇了。

血腥的味道瀰漫,楊家三兄弟也是嚇得臉色蒼白,雙腿不自覺的抖動。

忽然,大量士-兵踏著血河走了進來。

“跪下!”

哢哢哢!

擼動槍栓的聲音不斷響起,楊家三兄弟的麵前,分彆有數百個黑洞洞的槍口已經對準了他們!

“我跪!我跪!彆開槍!!”

楊少雄舉著手,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幾個士-兵抓起已經近乎崩潰的楊少鋒和楊少強,毫無憐憫的揪著他們的頭髮,將他們硬生生的拖了出來,扔在了地上!

兩人瘋了一般的掙紮。

楊少雄大腦已經一片空白,眼中隻剩下了本能的恐懼。

哆嗦了半天,楊少雄緩緩看向了唐易。

“唐、唐易......”

楊少雄驚叫出聲!

“放肆!”

砰!

一個士-兵用槍柄狠狠砸在了楊少雄的臉上。

楊少雄口鼻竄血,栽倒在了地上。

此時,唐易已經走到了楊少雄的麵前。

倒在地上的楊少雄隻能看到唐易的雙腳。

唐易忽然抬起了腳,踩在了楊少雄的頭上,嘴角蕩起了諷刺的笑容:“楊家?江城的天?”

還不等楊少雄開口,另一邊的楊少強則是再次驚叫出聲:“沙、沙皇大人,救我!!”

沙皇擰著眉頭,卻冇有說話。

唐易更是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讓他安靜。”

突突突!!

十幾個士-兵幾乎在刹那間對著楊少強瘋狂掃射。

楊少強被子彈打的皮開肉綻,不成人型,可一雙已經浸血的眼睛裡,卻依舊充滿著濃濃的恐懼之色。

又是一陣槍響,另一旁的楊少鋒,也是在毫無準備之下,被機槍射殺!

楊少雄身子一震。

整個院子變得安靜了下來。

忽然,楊少雄也如同瘋子一般。

“老三!!老四!!”

楊少雄劇烈的掙紮了起來。

“家人在眼前被殺,這滋味兒好受嗎?”

唐易聲音低沉。

楊少雄嘴脣乾裂,如行屍走肉一般,跪在了唐易麵前,痛哭流涕。

“聖、聖佛大人!我錯了!我不該對你家人動手!是我貪心,是我膨脹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不是你的對手!求求你......放過我吧!”

“我可以給你錢!你要多少都行,我可以把天辰集團都讓給你!隻求你饒過我一條狗命!我還有兄弟,我讓他們都給你當狗!保證在江城冇有任何人敢招惹你!汪汪汪!!”

“是柳如煙!是那個該死的女人騙了我兒子,才讓我們豬油蒙了心,對你的家人動手!隻要你放了我,我現在就去把那個女人的腦袋砍下來給你當球踢!!”

唐易眯起眼睛:“柳如煙,我會自己殺。”

楊少雄身子不住顫抖,眼淚和鼻涕已經混到了一起。

誰能想到,幾分鐘之前還目空一切的楊少雄,此時居然如野狗一般狼狽。

楊家四傑,此時隻剩他一人尚存。

原本楊少雄引以為傲的楊家衛,連一分鐘都冇有撐過去,全都化作屍海!

饒是楊少雄經曆過大風大浪,也無法承受住眼前的壓力。

唐易緩緩指向了第一醫院的方向。

“跪下!向我的家人懺悔!”

楊少雄幾乎冇有猶豫,立刻轉了過去,不住的磕頭:“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廢物!”

唐易冷眼看著楊少雄,忽然站了起來。

他從身邊的人手上拿過了一把配槍,頂住了楊少雄的後腦。

楊少雄一驚,渾身顫栗!

“彆!彆殺我!唐易!我在江城有很多關係!我可以幫你做很多事情!五大家族,是五大家族當初陷害的你們唐家......”

砰!

楊少雄話還冇說完,在他的眉心中間,已經多了一個深深的血洞。

唐易冷眼看著楊少雄的屍體。

“我唐易有一個優點,就是說到做到,說殺你楊家十三口,就一個都不會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