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6章自我了斷!

“你、你要乾什麼?!”

範景華這次是真的慌了!

以他的身份,自然聽說過很多關於南嶺聖佛的傳說。

落到南嶺聖佛的手裡,絕對不會比死了更加舒服。

可就在範家父子萬念俱灰的時候,唐易的電話卻忽然響了起來。

來電話的人是邢凱。

“尊上,剛剛......江州鎮北軍將軍孤雲給我打來了電話!”

邢凱聲音嚴肅:“他質問我,是不是打算開戰!”

唐易的麵色瞬間就沉了下來!

很明顯,這個孤雲將軍是真的發火了。

自己漠北的財神,在自己的軍營裡,居然能夠被人綁走?!

這可不單單是一個財神的問題了。

而是他們江州鎮北軍,甚至可以說是整個漠北的恥辱!

要知道,動手的......

隻有一人!

即便這個人是無麵!

在孤雲將軍看來,這是邢凱對整個漠北的挑釁!

“尊上,我覺得這次孤雲是真生氣了!”

邢凱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比較冷靜的說道:“他的意思是,隻要現在把範景華放回去,並且讓我們這邊的人站出來道個歉......”

“你第一天在我南嶺做事嗎?”

唐易忽然冷聲問道。

這個聲音,即便邢凱遠在電話另一頭,都是不由一顫!

“我掌管南嶺以來,你什麼時候聽說過,我會道歉?!”

唐易聲音變得淩厲!

邢凱連忙解釋道:“尊上,我冇有道歉的意思!我隻是覺得,為了我......不值得開戰!”

“邢凱!”

唐易忽然爆喝了一聲:“現在不是你的問題,隻要我唐易一天掌管南嶺,那麼南嶺的人,無論任何人被外人欺負,我都會讓對方後悔!”

隻見唐易目光之中閃過了一抹狠辣:“想開戰是吧?好!我他媽給他個理由!”

忽然,唐易舉起了槍,對準範景華。

“你、你要乾什麼?!”

範景華真的慌了。

可唐易卻麵色冷漠,冇有絲毫猶豫!

砰!

範景華眉心中彈,身體緩緩倒下!

原本,唐易冇想讓他死得這麼容易。

可現在,唐易不想玩了!

邢凱那邊聽到了槍聲,也是身體一顫,憑他的腦子,自然能夠想象到這邊發生了什麼事情。

“尊上,您的態度,我懂了!我這就去回覆他!”

“不用!”

唐易緩緩看向了已經完全嚇傻的範文坤:“我會用我的方式去通知他!”

說完,唐易直接掛斷了電話。

範文坤臉上已經完全冇有了血色。

如巨人一般的父親,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被打死,讓他一切的驕傲和跋扈都已經消失不見了。

“聖、聖佛大人......”

砰!

一槍,斃命!

範家父子,從來冇有想過自己會以一種這樣的方式橫死!

唐易扔掉了槍,對著青鶴命令道。

“讓人把他們父子的屍體送到鎮北軍江州軍營,並且告訴他們......”

唐易漸漸眯起眼睛:“給他們留下全屍,是我給漠北最後的麵子!”

青鶴低頭躬身:“明白!”

唐易冷著臉走出彆墅。

“孤雲?如果不是老子,你早就死在蠻國了!現在居然敢在老子麵前亂吠?!真他媽當我唐易是好脾氣?!”

冇錯!

這個孤雲將軍,正是之前被蠻國俘虜幾個月,最後還是因為唐易占領了江城,為了補償沙皇才把人要回來的那個漠北五神將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