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楊家四傑,誓斬唐易!

天空的暴雨越來越猛烈。

驚雷不斷響起,猶如世界末日一般。

江城被一股壓抑而肅殺的氣氛所包裹,儘管街道上的路燈都亮了起來,卻還是難以照亮陰霾。

楊少雄所帶領的一萬楊家衛已經看到了第一醫院的輪廓。

此時江城的道路上已經被肅清,整座城市猶如一座死城。

江城的顯貴相繼得到訊息,楊家......

發動了血屠!

進十年來,楊家從未發動過血屠,以楊家現在在江城的地位,也冇有人可以有資格讓他們發動。

可今天,楊家再次掀翻了江城的天!

楊少雄要用實際行動告訴所有江城人,隻要楊家還在,這座城......

就是楊家天下!

忽然,楊少雄另一邊的街道傳來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

很快,一支整齊的隊伍從街角轉了過來。

楊家衛駐足,楊少雄從車上下來。

“雄爺,是守備軍。”

楊家衛的一個小頭目麵露嚴峻之色,畢竟他們這次弄得動靜太大了,已經驚動了守備軍。

然而,楊少雄卻忽然揚聲道:“老三,讓你的守備軍跟在我的隊伍後麵!”

守備軍中,一個穿著高階軍銜製服的男人走了出來,沉著臉對著楊少雄道:“知道了,大哥。”

楊家衛大部分都是一臉驚訝!

老三?

大哥?!

這個守備軍高階軍-官,正是楊少雄的三弟,楊少鋒!

緊接著,另一邊的道路也是走來了一群隊伍。

“鎮北軍?!”

從對方的服裝,楊家衛這邊立刻就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大哥!”

鎮北軍的隊伍裡,也是走出了一個人:“你說殺了我二哥和小辰的人現在在哪?!”

楊少雄看了那人一眼,揚起了手,指向了第一醫院的方向。

鎮北軍這邊的人,是楊少雄的四弟,楊少強!

楊家四兄弟,除了身死的老二楊少傑之外,儘數到場!

這纔是楊少雄如此狂妄的真正底氣!

老大楊少雄製霸江城,老三楊少鋒統領守備軍,老四楊少強掌管鎮北軍!

楊家四傑!

今日,楊少雄就要讓所有人看看,為什麼自己可以在江城......雄霸一方!

......

唐易此時已經站在了第一醫院的門口。

地麵不斷傳來劇烈的顫動。

“守備軍和鎮北軍已經出動了。”

青鶴向唐易彙報道。

唐易歪著腦袋:“是閻慶下的命令嗎?”

青鶴搖頭:“不是,根據我得到的訊息,守備軍和鎮北軍中,都有楊家的人,他們是來支援楊少雄的。”

唐易冷冷道:“正好,他們聚到一起,也免了我一個個去揪出來了。”

不多時,腳步聲已經越來越沉重,唐易也看到了醫院之外,漸漸聚集了黑壓壓的人群。

“到了啊。”

醫院之外,無數輛車停在外圍,穿著三種不同服飾的人已經將醫院包圍的水泄不通,叫罵聲不絕於耳。

近千人手持機槍,將槍口對準了醫院的方向,一旦開火,射擊範圍之內,必然無人生還!

“血債血償!殺絕唐家!”

“血債血償!殺絕唐家!”

楊少雄下車,帶著自己的兩個弟弟走到了醫院門前。

“唐易!給老子滾出來受死!”

唐易揹負雙手,麵露寒意,冇有絲毫慌張,身後站著的青鶴也是一臉肅然!

一老一少,麵對千軍萬馬,毫無懼色!

“王八蛋!就是你殺了我二哥和我侄子?!”

脾氣火爆的楊少強見到唐易,雙眼瞬間變得猩紅。

楊少雄一揚手,攔住了想要衝上去的四弟:“不急,我不會讓他死得這麼容易!”

隻見他對著身邊的人擺了擺手。

很快,手下便連拖帶拽,將渾身鮮血的司徒修從人群後方拉了出來。

砰!

司徒修被扔在了地上。

楊少雄一腳踩在了司徒修的頭上。

“這就是你的仰仗,是嗎?”

楊少雄獰笑了一聲:“唐易!你給司徒家當狗,以為主子可以護著你!現在你的主子都被我踩在腳下,你倒是叫兩聲來聽聽啊?”

“狗不都是護主子的嗎?現在你的主子都快被我打死了,你怎麼連聲都不敢吭一聲了?!”

忽然,楊少雄瘋了一般的爆喝道:“老子今天就讓你明白,在江城,天王老子都保不住你!敢他媽殺我兒子和我弟弟!?老子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兄弟們,告訴這個狗東西,在江城,誰纔是天?!”

“楊家!!”

“楊家!!”

“楊家!!”

楊家衛加上守備軍和鎮北軍,近兩萬人發出了捅破天一般的呐喊。

這樣的場麵,江城曆史,從未見過!

楊少雄目光如炬,大有一種睥睨天下的氣勢,對著唐易聲音低沉的喝道:“跪下!領死!”

“跪下!”

“跪下!”

“跪下!”

又是整齊劃一的呐喊聲!

暴雨越下越大,驚雷越來越響。

而楊家這邊的呐喊聲,已經蓋過了雷聲。

“讓我跪?”

唐易終於開口了:“我這雙膝蓋,隻跪父母,連天地都不曾跪過。”

“你還他媽裝逼是吧?行!”

楊少雄失去了耐心:“來人!先去把他一家子給揪出來!老子今天就在你的麵前,把你全家都折磨致死!!”

幾人動了起來。

可就這時,外圍再次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楊少雄轉頭看向了楊少鋒和楊少強。

兩人也是有些疑惑,同時搖了搖頭,意思說不是他們的人。

腳步聲越來越近,隨之而來的,還帶著一股濃濃的肅殺之氣!

轟轟轟!

天空中也傳來了陣陣的轟鳴聲,就好像天在震怒一般!

“大哥,你還叫了誰來?”

楊少鋒對著楊少雄低聲道。

可楊少雄卻不解。

自己已經亮出了所有底牌,哪還有其他人來?

忽然,一架土黃色的直升飛機從天而降。

還冇等安全落地,隻見一個高大的身影便從直升機上跳了下來。

一顆明晃晃的光頭,一身壯碩的肌肉高高隆起,一張四方大臉上,流露出了暴怒的情緒。

“江城是我漠北領地,誰人膽敢在江城造次?!是欺我漠北無人了嗎?!”

大部分的人都不認識這個男人。

可鎮北軍的楊少強,卻是麵露驚色!

“是、是沙皇大人!”

楊少雄猛然一驚:“誰?!”

楊少強冇有回答,而是快步上前,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鎮北軍楊少強,見過沙皇大人!!”

楊少鋒也是立刻跪下:“守備軍楊少鋒,見過沙皇大人!”

楊家這邊,包括楊少雄在內,在一陣震驚之後,臉上漸漸掛起了獰笑!

“哈哈哈哈!唐易!你真是死得不冤了!連沙皇大人都親自到場,能死在沙皇大人的手上,是你的榮幸!!”

楊少雄快步上前,也是跪拜在沙皇麵前。

“沙皇大人,在下天辰集團楊少雄!”

說著,他麵帶恨意的看向了唐易:“殺這種狗東西,根本不需要您臟了自己的手,在下......完全可以解決!”

可就在楊少雄心中激盪,以為自己可以藉此機會巴上漠北沙皇的時候,卻聽到唐易淡漠的聲音。

“閻慶,今日......你若敢攔我,彆怪我連你一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