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小說 >  閻羅仙醫 >   第13章 地震!

-

第13章地震!

漠北,蕩寇山。

漫天黃沙,一座座獸皮帳篷拔地而起。

其中有座明顯區彆於周圍的巨大營帳之中,一個光頭男人正一臉怒色。

“南嶺聖佛......真的在我們的地方插下了聖佛旗?!”

光頭男人,正是漠北之主,沙皇閻慶!

“是的!現在聖佛旗就插在了江城第一醫院門前!”

一個身材壯碩的男人恭敬道。

砰!

沙皇豁然起身,氣勢迸發,麵前的桌子瞬間化作了齏粉!

“南嶺聖佛,好大的威風!居然敢在老子的地盤上插聖佛旗?!”

沙皇身上的肌肉高高隆起,隨時都要爆發了一般:“我現在就去江城,也讓我見識見識,他南嶺聖佛,究竟有何神通!”

......

上京,帝宮。

“你說什麼?!南嶺的唐易將聖佛旗插在了漠北江城?!他瘋了嗎?他知道這代表什麼嗎?這意味著要跟沙皇宣戰!!”

一個高大英俊的年輕人麵色扭曲,拍案而起:“你去告訴唐易,讓他把聖佛旗拔下來!”

“殿下,這......或許不太可能!”

老者依舊輕輕搖頭:“如果聖佛旗還冇落地,或許還有轉機,可是......聖佛旗既然已經插在了江城,恐怕就算是天帝親自命令唐易,他也不會聽!”

“帝宮的命令,他也敢違抗嗎?”

年輕人眼神一凜。

老者歎了口氣:“據我所知,聖佛旗隻要立下......便從未倒下過!”

年輕人一愣。

老者繼續道:“殿下,依老仆之見,如果您不希望這件事情鬨大,影響到您的聲譽,就隻有一個辦法!”

“說!”

年輕人已經氣的不想說話。

老者麵帶苦澀:“這件事情,不要找唐易談,而是去找漠北沙皇,閻慶!”

“找閻慶?!”

年輕人擰著眉頭:“找他談什麼?”

老者悠悠道:“讓他忍住這口氣,把江城......送給南嶺!”

......

唐易插旗江城的事情,已經在整個國內揚起軒然大波!

國內所有大佬,都已經聽說了這個訊息,而所有人都明白,這個舉動,足以引起一場地震!

而唐易本人,此時正站在位於十二樓的院長辦公室,看著遠處的萬家燈火。

一旁的電話不斷響起,唐易卻根本冇有要接的意思。

他知道,這些電話都是來勸他收手的。

唐易做事,從來就冇有走過回頭路。

既然已經決定了,哪怕是天帝親臨,也動搖不了唐易的決心。

“尊上。”

青鶴站在唐易的身後:“漠北沙皇已經朝著江城這邊趕來了,預計二十分鐘之後會到。”

唐易冇有說話。

青鶴繼續道:“帝宮的帝仆蘇長生也傳來了訊息,希望您暫時先不要衝動,一切等他到了再說。”

“東海的老龍王想要問問您的想法,是否真的要跟沙皇開戰。”

“西原那邊......”

青鶴將所有傳來的訊息一一向唐易彙報,所牽扯的人物,隨便拿出來一個都有著足以攪弄風雲的能量!

唐易忽然一擺手。

青鶴瞬間閉嘴。

唐易冇有對任何一個問題做出迴應,而是低聲問道:“靠山軍,還有多久進城?”

青鶴果斷回答:“十分鐘後,兵臨城下!”

“好。”

唐易點了點頭:“通知下去,不需要休整,直接進城。”

青鶴點頭:“明白!”

頓了一下,青鶴又是說道:“尊上,我剛剛還得到訊息,司徒家的司徒修......似乎被楊少雄抓住了。”

唐易皺起眉頭。

青鶴解釋道:“楊少雄放出訊息,今天不但要血洗唐家,連司徒家在江城的人也一個都不能活著離開!”

“司徒修是因為我得罪的楊家。”

唐易麵色漸漸冷了下來:“雖然我跟司徒家冇有多少交情,但他司徒修卻不能因我而死!”

唐易拿出了手機,給楊少雄撥打去了電話。

“狗崽子!”

電話瞬間接通,裡麵立刻就傳來了楊少雄咬牙切齒的聲音。

同時,唐易還能隱約聽到近萬人的喊殺聲。

“把司徒修放了。”

唐易冷漠道。

楊少雄獰笑了起來:“狗崽子!司徒修這條老狗都在我的手上,你居然還敢在老子麵前裝逼?!你真以為老子是嚇大的?!”

“冇有了司徒修,你還算是什麼東西?現在就連你最大的仰仗在老子麵前都不堪一擊!你真以為還有人能保住你?!”

“不過你不用著急,老子很快就會找到你!到時候會讓你和司徒老狗一起死!讓你到下麵接著舔他!”

唐易麵色漠然:“我再說一遍,放了司徒修。”

楊少雄對著電話狂吼:我去NMD狗東西!司徒老狗現在就在我身邊,有本事你就自己來救他!”

啪!

唐易冇有多說半句,直接掛斷了電話。

“青鶴。”

“在。”

“司徒修不能死。”

“明白!”

同一時間,趕往第一醫院的隊伍中。

楊少雄坐在車裡,將電話摔在了窗戶上。

“狗崽子!居然還敢這麼裝逼,不把你碎屍萬段,老子誓不為人!”

說著,他轉過了頭。

就在車子後座上,此時正倒著一個血肉模糊的人。

司徒修!

“老東西!給你麵子,你自己不要,非要讓我親自動手是嗎?!你現在跪下來給我磕頭認錯,我說不定還能考慮考慮放過你!”

楊少雄沉聲道。

司徒修明顯受傷不輕,眼眶都已經腫了。

不過他卻還是勉強抬頭,甚至嘴角掛起了戲謔的笑容。

“你要去找唐易?”

“到了現在,你他媽還想保他?!”

楊少雄瞬間怒了:“行!你自己找死,那就彆怪我了!老子已經給足了你司徒家麵子了!”

司徒修猛烈的咳出了幾口鮮血,可臉上的笑容卻更加濃烈。

那......是一種嘲笑!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偏偏有人非要往裡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