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忽然有人大喊了一聲,接著就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小老鼠躲在一個水缸後麵瑟瑟發抖,看著越來越近的燈火,嚇得大氣都不敢喘。

“抓住它!”一個小太監大聲喝道。

小老鼠嚇得一蹦三尺高,猛地一跳,躲開扔過來的捕獸夾,嚇得不要命似的朝一旁跑去。

“抓住它!彆讓它跑了!”一眾太監宮女追著小老鼠跑了過去。

小老鼠一邊跑著一邊時不時地回頭看,見無數雙腿朝著自己奔來,使出渾身力氣朝著殿外跑去。

路過一處巷口,不料又是一陣腳步聲,幾十個宮女太監大喊著衝著小老鼠衝了過來。

這任務真是太艱钜了!

小老鼠現在真是後悔得不行,後悔自己真不應該為美食所誘惑,答應來送這塊布,現在自己命懸一線,搞不好就要被人抓去清蒸紅燒了!

“抓住了!”一個小宮女驚喜地叫道。

小老鼠欲哭無淚,看著將自己困在其中的籠子,感歎吾命休矣。

“嘿嘿嘿,可算是抓住這個畜牲了,費了不少功夫呢!”

“趕快把這畜牲帶去給宸王殿下!”

小老鼠聽著麵前的宮女太監嘰嘰喳喳,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話,不禁淚流滿麵。

但畢竟是在皇宮裡生活了幾年的老鼠,可不會就這麼認命了!

小老鼠咬了咬牙,鼓足勇氣,趁著周圍的宮女和太監都不注意的時候,迅速一閃身,鑽出了籠子,使了九牛二虎之力朝著殿外跑去。

“啊!它跑了!”一個小宮女大聲喊道。

小老鼠現在可無心理會,隻是一個勁兒地往外麵跑。

有經曆了一次驚心動魄的追逐戰之後,以小老鼠成功逃脫告終。

慕容霽帶著方纔在殿內抓住小老鼠的那小太監出來看看情況,卻被告知小老鼠逃跑了。

“什麼?”慕容霽隻覺得頭上青筋暴起,雙目冒出火星。

一眾宮女太監怕得瑟瑟發抖,“宸王殿下恕罪!”

“我們是怕那畜牲驚擾了宸王殿下,纔想抓住那畜牲的,誰知道那畜牲這麼難抓啊。”

“嚇它做甚,找到就是,本王屆時自會處置。”慕容霽歎了口氣,平複了心情,又問眾宮女太監,“往何處去了?”

宮女太監麵麵相覷,不敢答話。

小太監見慕容霽臉色不好,唯恐真的惹惱了宸王殿下,“你們這群狗奴才,宸王殿下問你們話呢!一個個的,都啞巴了嗎!”

“不知道......”一個小宮女哆哆嗦嗦地回答道,“那畜牲實在是跑得太快了,一溜煙就不見了......”

慕容霽心累,努力壓製住心中的怒火,原本想找到那隻老鼠再順著這條線索查下去,但現在已經被破壞了。

老鼠怕人,一般不會主動跑到人多的地方來,而這隻小老鼠卻叼著一塊布主動來到大殿,其中定是有什麼隱情。

想到這裡,慕容霽不由得有些責怪這些宮女太監壞事,但他心裡也清楚,這些宮女太監不知道趙輕丹懂得獸語,可以跟動物交流,現在再責怪已是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