麪對蘑朵的自我誇獎,陶喜兒感到無奈蘑朵從她的化妝箱中拿出一打照片。“陶喜兒,你知道萌騎士都是誰吧?”

陶喜兒點點頭,她不知道蘑採爲什麽這麽問,如果知道可能就不會承認認識萌騎士了吧。

蘑朵“那就麻煩你把這些交給他們,其他人就不必了哦~”

陶喜兒“這是什麽?”

蘑朵“我的簽名照啊!隨便幫我跟他們說,我不介意他們來約我的啦!”

陶喜兒“所以潼恩也要給啊?”

蘑朵“潼恩?”

陶喜兒“月之星潼恩,萌騎士裡麪唯一的女生。”

聽到潼恩是唯一的女生。蘑朵又在自言自語了。

男生宿捨,阿肯正在整理行李。

瑪堡“媽,你說的話我都會記得,我一定會用功唸書,你放心。但是我現在其實有點不放心啊…媽”

阿肯“瑪堡,你不要這麽媽包好不好。”

一轉頭,阿肯就看到了焰王放在桌子上的書。

阿肯“瑪堡你看,焰王,這是焰王的書欸。”

瑪堡“你乾嘛那麽興奮啊?”

阿肯“瑪堡,你真的不知道嗎?他就是學生會長,還有萌騎士的焰王欸。”

瑪堡“可是我媽告訴我,學生會長一直都是艾瑞尅啊!”

阿肯“以前是,不過焰王用魔鬭球打敗艾瑞尅後就成了這一屆的學生會會長。瑪堡,你怎麽會不知道啊?”

瑪堡“媽,你怎麽的沒有告訴我。”

阿肯坐到焰王牀上,一把摟住焰王

阿肯“焰王,我一直都很崇拜你,沒想到可以和你做室友,好酷哦~”

焰王“嗯……這個是…我的牀。”

瑪堡“聽你這麽一說,我覺得我們好榮幸哦~”

麪對瑪堡和阿肯的崇拜,焰王有一點不知所措。

“其實,有沒有你們說的這麽了不起了。打敗艾瑞尅那是因爲.….”

阿肯“焰王,你這麽酷在學校是不是很受女生歡迎啊?”

焰王“嗯...我覺得還好。”

阿肯“焰王,你看。雖然我崇拜你,可是我從小就喜歡蘑來,你不可以喜歡她喔!”

焰王“這個你放心啦,我不會的。”

阿肯“所以你覺得她不好。”

焰王“我我沒有這樣說。”

阿肯“所以你喜歡她?”

焰王“我沒有喜歡她。”

阿肯“所以你不喜歡她?她哪裡不好,你告訴我嘛,你告訴我啊~”

焰王“阿肯同學,我現在不想討論這些,在學校呢,我們就努力的學習,不需要說喜歡誰啊,不喜歡誰的事。”

阿肯不再追問,焰王鬆了一口氣。

阿肯“所以你沒有喜歡的人哦~”

焰王“嗯...我...”

瑪堡“完了,我媽做的愛心喫飽球被壓壞了。你們看,都不能喫了,媽,我對不起你。”

阿肯“怎麽會這個樣子啊?”

瑪堡“一定是剛纔在電話亭傳輸太慢才會壓壞的,而且還有一股怪味。”

阿肯“真的欸。”

焰王聽見說電話亭傳輸有問題,懷疑是有人對電話亭做了手腳。

戰情室

潼恩“焰王,我這裡沒有看到什麽異常。你確定電話亭真的有問題嗎?”

電話亭

焰王“我也不確定。不過電話亭突然大量的冒菸,還有瑪堡他們也說電話亭傳輸的時間莫名的長,所以我才覺得有問題。”

潼恩“好,那我繼續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