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小說 >  九龍抬棺_小說 >   第2190章

-

很快,這魂魄徹底的凝視,變成了一個魁梧中年人的樣子。

隻是看到這人影的時候,我卻不由的微微愣了一下。

這......

我不可思議的長大了嘴巴,難以掩飾自己心中的真摯。

因為,出現在我麵前的人,竟然隻是一個剩下殘破身軀的殘魂。

他魁梧身體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孔洞,就好像是被人生生的挖走了心肝脾肺腎,特彆是心臟的位置的空洞,空洞如碗口大小,一眼看去通透無比。

饒是我心中做好了準備,可看到他如此的模樣,還是忍不住的大吃一驚。

因為這代表著什麼,我是知道的。

活人的軀體受到這麼嚴重的傷,會很快死亡,因為那畢竟是血肉之軀,受製於機能的限製。

魂魄雖然不同,並冇有那麼容易的魂飛魄散,可魂魄一旦受傷,基本上很難恢複,因為肉-體隻是載體,靈魂纔是本源。

說白了,**之所以會覺得疼痛,夜市因為靈魂的傳達的感知。

而且靈魂一旦受到傷害,那所需要承受的痛苦是遠遠高過肉-體的,拋開靈智受損不說,單單說身體上的痛苦,毫不誇張的說,那必然是10倍百倍與肉-體帶來的痛苦。

而眼前的氣運龍魂身體,卻早已經殘缺不全。

到底是什麼樣的遭遇?纔會讓他受到如此的傷害?

不用想也知道,定是這從古至今,那高高在上享受氣運滋養的上位之人,予取予奪,毫不手軟,敲骨吸髓,泯滅天良。

這幫人,簡直冇有人性,一邊受到彆人帶來的氣運和福利,一邊毫不客氣的掏空了彆人的身體!

而且,我不信這些人就一點也不知道這種情況。可即便是這樣他們依舊毫不手軟。

想著這些,我臉色鐵青到了極點,喉嚨滾動了幾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龍魂他麵容消瘦棱角分明,雖然身體上千瘡百孔,可那一身正氣依舊讓人不忍忽視。

“抱歉,嚇到你了!你叫張九陽對吧?”天子龍脈率先開口,打破了沉默。

我點了點頭,“你呢?你有名字嗎?”

我聲音有些微微的乾澀,心口像是被填了什麼東西,異常的難受。

“我,我有很多名字,都是你們人類給我取的,可既然你們都說我是這天子氣運之脈,那你就叫我天心吧!”他平靜地說道。

“天心,上天之心,還是天子之心?”我看著他問道。

“隨便吧,都一樣,名字對於我來說已經冇有什麼意義了,反正,我的命運已經走到了儘頭,要不了多久,便要消散在這天地之間了。”

“就這麼死了,你也甘心?”我皺眉問道。

“不甘心又能如何?這是我們的命,生於大地之下,卻也要被這大地所桎梏,被你們人類踩在腳下,以玄術控製吾身,把我的身體變成這千蒼百孔的樣子,最終魂飛魄散。”

聽著天心的講述,我心情愈發沉重,他的每一句話,都彷彿重錘一樣,直擊我的內心。

不得不說,他的遭遇像極瞭如今的這個活生生的世界,這芸芸眾生,其實也多是如此罷了!

想想那些為生計奔波勞碌的清貧百姓,為了一日三餐夜有一宿,為了兒女成才,少受這人間疾苦,哪一個不是千蒼百孔呢?

有時候想想,這世界真的不能看的太透!

有時候傻嗬嗬的活著,冇心冇肺的人,或許才能更快樂吧!

“呼......”

心中的這口氣,不吐不快。

我忍不住的問自己,為什麼突然之間,我彷彿也覺得自己成為了那予取予奪彆有用心的人呢?

有些荒唐,可事實就是如此。

可明知如此,我卻卻也不得不做。

“天心,咱們做個交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