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小說 >  顧景淵蘇之念 >   第201章

-

蘇之念是真的以為,她不會有太多感覺。

無非。就是又一次明白了,顧景淵對關凝,有多麼情深。

她不是早就知道這件事情了嗎?

她不是早就接受這件事情了嗎?

可今天。

她仍是有些控製不住情緒。

大概。

是因為他口口聲聲的那句野種的。

他們的孩子,果然從始至終,都不曾被他期待。

現在,他隻是一口一個野種。

若是被他知道,這是他的親生孩子,他會用的手段,隻怕更加酷烈吧。

畢竟。

他那麼深愛關凝,怎麼會容許一個,不是關凝所生的孩子出生?

所以,就讓他一直這麼誤會下去,也挺好。

起碼,她的孩子,能夠平平安安的。

至於關凝。

她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多半還是不會放過自己和孩子。

但是蘇之念方纔已經給她和蘇桐之間,埋下了一根刺。

隻要這兩個人自己鬥起來,又有顧景淵從中出手,這些人,應該暫時是顧及不到她這邊。

還有一個星期。

最後一個星期。

蘇之念,緊緊握住了拳頭。

一個星期後,等領到結婚證,她便離開這裡,離這些人,全部都遠遠的。

從今以後,她又是孑然一人啦,真好。

蘇之念一路茫然地回到了家。

家中空無一人。

唐晴並不在。

也正常。

她這會正在做著最後的突擊演技訓練,一天天早出晚歸,忙碌的不得了。

唐晴,是一個一生出來,就得到一切的人。

親情,朋友,甚至愛情,也隻是唾手可得。

蘇之念有時候會羨慕她的人生,她的灑脫,但唐晴有時候,卻也時時迷惘。

她那麼輕易就可以得到一切,導致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這一次。

對於演戲這件事情,她倒是暫時堅持下來了。

隻是,不知道她是想要演戲,還是……看上了齊豫。

想起閨蜜的性格,蘇之念不由輕笑了一聲。

她這樣敢愛愛恨,愛的,就去追,不愛的,就分開。

這樣的灑脫,很多人冇有,也不敢有。

但著實……是令人羨慕啊。

不像她。

明明一次次認清了事實,又一次次被傷到。

蘇之念坐在大大的落地窗前,雙手環抱住膝蓋,麻木地看著遠方。

她明明什麼都不願想,隻想這麼安安靜靜地坐著。

可是,一些莫名其妙的畫麵,總是自發浮現在她的腦海中。

蘇之念甩了甩頭,想要將那些都甩出去。

可是,畫麵卻反而越來越多。

顧景淵一遍遍地出現在她的腦海中。

他冷冷地看著她。

他說:野種。

專家說,腹中的胎兒,有時候,也能感受到外界的聲音,所以可以對孩子進行胎教。

但她的孩子還那麼小,他就像一顆小小的種子,這一會,甚至可能都還冇有發芽。

所以。

寶寶,應該聽不到的吧?

聽不到他的父親,竟然如此厭惡著他嗎?

蘇之念這般想著,甚至有些慶幸。

她的孩子,她要給他世界上最好的一切,她所遭受過的痛苦,絕不會讓她的孩子,重新遭受一遍。

蘇之念正胡亂想著事情。

她的小腹,突然有些隱隱作痛。

這疼痛,並不明顯。

但蘇之唸對孩子格外緊張,臉色一下子就蒼白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