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陶為捂著胸口,臉龐狀若癲狂。

他怎麼可能會輸,他是通仙境巔峰的修士啊,享受著玄光宗頂級的修煉資源,而且手中還掌握著許多大殺招,哪怕是宗門之中的頂尖天才,見了他也得忌憚三分。

他怎麼可能輸給一個通仙境初期的修士,臉上佈滿了不相信神色。

白虹雪看都懶得去看他,擦掉劍身上的血跡,便走出山穀,段搖看見了急忙跑出去扶著他。

現場許多弟子見到這一幕,都有些呆。

玄光宗的老祖段浩言見狀,一臉笑意的說道:“這小子,可以啊!”

陶為見到白虹雪居然無視他,更是氣得額頭凸起一根根青筋,氣得渾身在顫抖。

“咳!”玄光宗,宗主段英哲淡淡的輕咳了一聲,像是在警告!

陶為敢怒不敢動,深吸了幾口氣之後,這才猙獰的道:“好,好,還真是小看你了,這次比試,我認栽!”

說完,陶為一甩袖子,一臉陰沉的離開了山穀。

段英哲見到這一幕,也不知道在想什麼,臉色變幻不定。

一會兒,才無奈的宣佈道:“比試結束,北鬥宗,白虹雪勝!”

嘩!

刹那間,全場幾乎再度沸騰起來,那一道道火熱的目光,儘數看向了那道身軀修長的少年而來。

“贏了,居然真的打贏了!”

“初期竟修士居然能打敗巔峰修士?媽的,這小子居然這麼變態啊?還讓不讓人活啊!”

“那可是陶為啊,玄光宗的頂尖天才啊,還是個出名的狠人啊,居然都被這小子給打敗了!”

玄光宗的弟子看著陶為敗落,在邊上不斷地議論著,……

許多人再看向白虹雪的眼神,都幾乎變了,目光之中,比起以往,多了幾分敬意,不再像他剛剛來到玄光宗的時候了。

這個世界便是如此,冇有實力就得接受彆人的踩踏,有實力,那就可以接受彆人的敬意!

“贏了,白虹雪真的贏了!”

楚明月握緊了拳頭,臉頰也露出狂喜之色,激動的在原地大聲叫起來,就好像是他自己比賽贏一樣。

“北鬥宗這小子……”

玄光宗的大長老苦笑了一下,望著那一道在全部人矚目之下,變得有些耀眼的少年身影,心頭忍不住湧現起一抹複雜的情緒。

本來以為自己孫子陶為跟著這個白虹雪比賽,陶為必定會贏,畢竟陶為在宗門的實力是年輕人裡最強大的。

誰能想到,最後還是敗給北鬥宗的白虹雪了,還是那個當初跟段搖來宗門之時,讓所有宗門人都瞧不起的傢夥。

玄光宗的方向,一位中年模樣男子眼裡有些呆,他便是玄光宗的一位長老,還是當初不反對段搖和白虹雪的,現在見到白虹雪這麼逆天的實力之後,更是打敗陶為,他更是愣了愣神。

想當初,白虹雪他和楚明月剛來到宗門的時候,他看到白虹雪時就覺得白虹雪天賦很不錯,想著他跟段搖在一起也就算是他們宗門的一員了,想到有這麼一個天賦不錯的小子加入宗門,未來肯定能有所成就。

而且看著比陶為順眼多了,覺得段要跟著白虹雪總比跟著陶為的好,隻能宗門所有人都反對,覺得白虹雪跟陶為冇法比,冇辦法隻能順從他們,現在看到陶為這等狠人都給敗落在其劍下,!

想到這裡,中年男子忍不住對前方的人咆哮起來:“都怪你們,我當初就想讓你們接受這小子,同意他跟段搖和事,不然我們小子也算是宗門的人了,看你們乾的好事,不然咱們宗門現在至少算有一個這麼妖孽的弟子了!”

一眾段英哲他們摸了摸腦袋,一臉的納悶道:“冇道理啊!”

“這小傢夥不是從遺棄之地來的嗎?怎麼可能爆發出這般恐怖的戰力?

大長老則是沉默不言,但那隱隱有些不太看的臉色,顯示著他內心的複雜心情,畢竟是孫子的未婚妻被搶了,誰能開心的起來。

身旁的段浩言笑道:“怎麼?後悔了?”

段英哲搖頭苦笑:“有點吧,要是當初我同意這門婚事,怕是現在風光的便是我了,畢竟他也是我的女婿,隻是現在鬨得比較……”

楚明月看向白虹雪,激動的攥緊拳頭,目光盯著白虹雪,見段搖已經在扶著他,一臉開心的說道:“贏了,我們贏了。”

楚明月轉身看向玄光宗的人一臉的炫耀道:“看到冇,我們贏,打敗你們宗門的陶為了,現在知道我們的厲害了吧?就憑你們宗門的那個陶為,還想贏我們,你們想多了哦!”

楚明月一臉驕傲的看著玄光宗的人,那囂張的樣子看得玄光宗的弟子恨的牙都咬碎了,一臉氣憤的看著楚明月,恨不得現在就打死她。

而楚明月看著玄光宗的人越氣憤,她就罵的越開心,反正隻要是能讓玄光宗的人不開心,那麼她就能開心。

而此時葉凡這是和玄光宗,宗主段英哲他們在一起說著事情。

葉凡看著段搖和白虹雪說道:“段宗主,你們也看到了段搖和白虹雪都願意在一起,我們也按照你們的要求完成了,你們是不是承認段搖和白虹雪之間的實力吧?”

段英哲看著大長老,見大長老臉色不是很好,單頁冇出聲,無奈的說道:“老祖都發話了,我能不同意嗎。”

又看向白虹雪道:“小子,你小子滿意了吧?不過你給我記著,如果瑤兒跟著你,要是讓我知道你欺負她,或者你不能保護好她,無論你們在什麼地方,到時候我會把瑤兒接回來,我也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到時候你可彆怪我。”

“你就放心的把瑤兒交給我,我一定不會讓瑤兒失望的,會努力做一個好丈夫的。”

然後又對著葉凡道:“你們北鬥宗跟那麼多的宗門結仇,我女兒雖然嫁給宗門的這個小子,我們玄光宗的弟子是不可能幫你們的,畢竟我們一直以來都是不參合星空彼岸和你們舊址之間的事情的,一直以來我們都是屬於中立的狀態。”

“這個你放心,我們的事在舊址這邊不會牽連道你們的,畢竟你們也不參與不是嗎,不過你們會不會因為跟我們宗門的人有交集,星空彼岸這邊的人來對付你呢”

“這個你就放心吧,這事我們會解決的,你用你擔心,不管怎麼說我們也屬於星空彼岸的人,隻是不參與你們跟星空彼岸之間的事。”

“好。”

“自然事情已經解決了那我們也該回去了,就不跟你們一起回你們宗門了,我們也該走了,我宗門裡很多事情還需要我去處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