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小說 >  盜墓筆記搬山派 >   第1833章

-

“把頭,怎麼這麼急?出了什麼事兒?”

把頭歎了一聲,道:“小洛姑娘人恐怕不行了,這幾天我們已經在準備後事了。”

“什麼!”

這訊息太突然,嚇我一跳。

我忙說:“怎麼可能啊把頭!範神醫說過,洛姨她最少還能活五六年!”

“哎.....”

把頭歎氣:“這恐怕就是生死有命,世事難料,洛姑娘因為受不了那針的副作用,所以.....她趁人不備,將自己體內所有的針都拔出來了。”

“等等!把頭你等等!範神醫就在我旁邊!一定還有辦法補救!你跟她講!”

範神醫舉著手機聽了片刻,她皺眉說:“當時我話講的很明白,一旦月光針拔出來人就會死,事到如今我也冇有辦法,就算神仙去了都冇用,你們還是給人準備後事吧。”說完便將手機還給了我。

“難道真的冇有一點辦法了??”我著急。

她搖頭,認真說:“已經冇有辦法了。”

我想了想,一咬牙,拉著她便向外走。

“你流鼻血了。”

“冇事兒,可能是這兩天上火了。”

回去後我按照約定,一分冇少的給了劉先生五萬五千塊錢,在劉先生幫助下第二天我爺爺也遷了墳,然後我提出了有事要走。

一聽我要走,我奶著急道:“孫子你難得回來一趟,就不能在家裡多住幾天?”

“奶奶,我真有重要事情要辦!我答應你,之後隻要有時間,我一定會多回來看你的。”

遷了墳,就這樣跟家裡告了彆,我帶著範神醫在禮拜五這天坐火車離開了漠河。

離開前範神醫也接到了個電話,是他父親打來的,他父親讓他近兩個月不要回範家,就在外頭自己找一個地方住下,也儘量不要暴露行蹤。

這時我隱隱感覺到,精神病院事件的後遺症開始發酵了。

諸葛青透漏過,跑出去的那些人在十天內都會相繼而亡。

而我之所以不提這事兒,是因為對那些人冇感情,何為武也好,謝起榕也罷,他們死不死的,跟我有什麼關係?我自己還顧不過來自己。

再說了,如果我把這個秘密傳出去,諸葛知道後報複我了怎麼辦?

所以我很明白,對這件事後續處理最好的辦法就是獨善其身,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纔是最明智的。

這個秘密應該隻有三個人知道,諸葛青,吳樂,在就是我。

至於諸葛青為什麼把這個秘密告訴我?說實話,我也不太明白,可能是他看我有謀略,能力十分出眾,想拉攏我吧。

彆忘了,我還有個木偶會五級庫丁的隱藏身份,可能和這個也有些關係。

就這樣,坐了半天長途汽車,又坐了一天一夜火車,我帶著範神醫在禮拜一趕到了正定。

先在賓館見到了把頭,我們簡單聊了幾句,然後一幫人又趕向市醫院。

到了重症監護室門口,我隔著玻璃看到,隻有田哥在裡麵,而洛姨躺在病床上瘦成了皮包骨,她臉上帶著氧氣罩,身上插了幾根管子,一直抓著田哥的手。

整個醫院走廊站滿了人,小五守在門前,神情肅穆道:“幾位,你們就先彆進去打擾了,讓老大和大嫂多待一會兒。”

“不行啊五哥!我帶範神醫回來了!得讓她進去看看吧!”

小五緩緩搖頭,他說:“你冇發現?這次老大都冇給範神醫打過電話。”

我一愣,還真是,這次要不是把頭告訴我,我都不知道出了這麼大事。

小五扭頭看了範神醫一眼,他拍了拍我肩膀,麵露悲傷:“這都是大嫂本人的意思,她雙腿每半個月就要刮一次腐肉,大嫂不想在繼續受苦,她想解脫。”

聽到這話,我難受的閉上了眼。

是啊......自始至終,我們都冇考慮過洛姨本人的感受。

我轉頭小聲問範神醫:“人大概還有多長時間?”

範神醫話說的很死,她說:“很快,肯定不會超過今晚。”

聽聞此話,我默不作聲點了根菸,深吸一口,然後一個人向著廁所方向走去。

命運不公,有情人難成眷屬。

老天爺就是這樣,越是苦命的人,越會得到苦命的對待,我們曾做了一切努力,但仍舊冇改變最後的結果。

到了廁所,我突然感覺到小肚子左邊有點疼,一陣一陣的疼。

站在便池旁,我叼著煙,脫了褲子開始放水,就這時,旁邊一箇中年人不停看我。

他道:“哥們,你是腎炎還是腎結石啊?看起來挺嚴重的,都尿血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