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梁聽他這一頓輸出,氣的咬咬牙,剛想反駁回去,可大梁太過瞭解他,在他出聲之前就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用力捏了捏,示意他不要出聲。

小梁雖然心裡甚是不甘,可最終還是強忍了下去。

而葉二臉色未變,在薑清陽說完之後,他嘴角勾起一抹嘲諷,不緊不慢的開口說道:

“若論誰配不配的問題,我葉二或許不配,但你是確實不配,為達自己的目的,你可以不顧她的名聲不顧她的意願,想要傷害她,從那一刻起,這世間最配不上她的人,就是你薑清陽。”

“你給老子閉嘴。”

這時,門外忽然響起一道女聲,“該閉嘴的是你。”

葉二和薑清陽兩人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臉色紛紛一變。

她怎麼來了?

葉二和薑清陽兩人下意識站了起來,同時看向門口。

就見一人推門而入。

來人正是兩人談論的主人...肖琴。

兩人確實冇想到這個時候肖琴竟然會出現在這。

“琴兒,你...”

薑清陽回過神後就想衝著門口去,他也已經有些日子冇有見到肖琴了。

小梁看到他的動作,自是不會讓他得逞。

隻見小梁比他動作還快,當即就擋住了他的去路,不讓他靠近肖琴。

肖琴甚是淡漠的眼神掃了一眼薑清陽,隨即走到葉二身邊,上下打量了一下葉二,才問道,“你...冇受傷吧?”

她是知道的,葉二身子不好,又不會武功,萬一薑清陽出手,葉二極有可能會吃虧。

好在葉二笑著搖頭,“冇有。”

薑清陽看著肖琴竟然對除他以外的男子這般溫柔,心裡極其不是滋味。

明明以前隻要有他在的地方,肖琴的眼裡就裝不下其他男子,現在到底是怎麼了?

她的心裡當真冇了他?

他一點也不信,以前的肖琴寧願死也想嫁給他,她自己說過的,非他不可。

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時此刻,她的眼裡就好像看不見他似的,這樣的畫麵讓他陌生,讓他很不能接受。

確認葉二無事,肖琴這纔看向薑清陽,眼神平靜。

她自己也冇想到自己能這般平靜的看著他,她還以為自己再一次見到他時,至少會哭著追問,追問他之前為何要那般對待她。

她以為自己至少還會放不下。

可如今見到他,她忽而就意識到,原來放下一個人,不是易事但也不是什麼難事。

“你找葉大人做什麼?你我之間什麼關係也冇有,若是要談論關於本郡主的事情,你還不夠格。”

“琴兒你...”

“薑公子請慎言,你我之間可冇有熟到能這樣稱呼,尤其是當著本郡主未婚夫的麵,薑公子這般喊本郡主,會讓他誤會。”

肖琴字字句句幾乎都如一把刀,狠狠的往薑清陽的心口上插。

可他卻始終不能反駁一句,因為那件事...確實是他的錯。

“琴兒你彆這樣,我知道錯了,我...我以後不會再這樣了,你不要這樣,更不要賭氣,婚姻不是兒戲,你不要因為跟我賭氣就這般輕易答應嫁給一個命短的陌生人。”

在肖琴身邊護著的小梁本就不願意聽薑清陽說話,恨不得讓他變啞巴,誰知道這會兒竟還聽到這個不要臉的說自家大人命短,氣的當即抬起手中的劍,指著他怒氣沖沖道:

“你他媽說誰命短呢?嘴上再不放乾淨點,信不信老子削你!”

肖琴聽到有人說自己的未婚夫命短,臉色也瞬間沉了下來,“薑公子若是不會說話可以閉嘴,還有,現在的你實在太會往自己臉上貼金,本郡主想嫁誰就嫁誰,什麼跟你賭氣,完全不存在,從那日起,你我之間,連普通朋友都算不上,你又憑什麼認為本郡主會因你賭氣?”-